中关于国古代佛经译场对后世翻译活动的影响的

  中关于国古代佛经译场对后世翻译活动的影响的论文【论文关键词】佛经译场合作翻译理论建设人才培养 【论文摘要】文章主要论述中国古代佛经译场在合作翻译形式□☆☆☆、翻译理论建设和翻译人才培养三个方面对后世翻译活动的影响□☆□☆☆,指出佛经译场对中国翻译事业的发展作出的贡献应当成为翻译研究的内容之一☆☆☆,应当受到相口应的重视☆□□□☆。 佛经翻口译是中国翻译发展史上的第一次高潮☆□☆。佛经翻译□☆□□☆,从东汉桓帝末年安世高译经开始□☆☆☆,魏晋南口北朝时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到了唐代臻于极盛☆□☆□□,北宋时已经势微□☆☆□□,元以后则是尾口声了☆□□□☆。千年译经运动中出现的译场制度对后世的翻译活动产口生了深远的影响☆□☆,主要表现在对合作口翻译形式☆☆☆☆、翻译理论建设和翻译人才培养三口个方面☆□☆。 一□□□☆、佛经译场对合作翻译形式的影响 公元383——385年☆□□□,前秦苻坚开始组织译口场☆☆□,聘请中外名口僧协力分工□□□,翻译佛经□☆☆☆。这样□☆□☆,佛经翻译就口由私口译转入了官译□□☆,由个口人翻译口转入了口合作翻译☆□☆。在前一阶口口段□☆□☆,译一部经□☆☆□,只有口授☆□☆□、传言□□☆☆☆、笔受三人□☆☆□☆,有时口口授口又兼口传口口言□□☆,这样两人也可口口以译口经□☆☆。赵政和释道安主持苻坚译场时□☆☆,不但增加了人员□□☆□□,而且有了较细的分工□□□。译经程序方面增加了记录梵文□□☆□□、证义和校对三道手续☆□☆☆☆,而且同一道手续有时又由几个人参加□☆☆□□。到姚秦时☆□□,鸠摩罗什主持口译场□☆□□□,参加的人数就更多了☆☆□☆☆。唐代玄奘所主持的译场□☆☆□☆,与前一阶段的译场相口比☆☆☆☆,在组织口方口面更为健全☆☆☆。《宋高僧传》记载了唐代的译场制度☆□☆,说翻译的口职司多至十一种:译主☆□☆☆、证义☆☆□、证文□☆□☆□、度语□□☆☆☆、笔受☆□□、缀文□☆□□☆、参译☆□☆、刊定□□☆☆□、润文□☆☆、梵呗口和口口口口监口护口大口使☆□☆□☆。其中“润文”□☆☆□☆、“证义”等职又往往口由口多人分担□☆☆。唐代以后的译场虽然还有发展口与变化□☆□☆,但总的来说没有超越玄奘所主持的译场□□□。wwW.11665.com译场实行合作翻译的口形式□☆☆□,使得翻译过程有了科学分工和多道工序□☆☆□☆,从而保证了口译文的准确性和可读性☆□☆,大大提高了翻译质量☆☆□□□。这种口合作翻译形式在后来的翻译活动中也被广泛应用☆□□☆。 明清两代的科技翻译☆☆□☆□,一个显著特点口就是采用中外译者合作的翻译形式□□☆☆。明末□☆☆,参与翻译的除了以徐光启和口李之藻为代口表的本土学者外.还有先后来华传教的耶稣会士□☆☆☆□。徐□□□□☆、李二口氏为富口国强民☆□☆□☆,毕生致力于引口进口西学☆□□,翻译西书☆☆□□☆,推动我口国科学技术的发展☆□□。但是□☆□,他们不精通西文□☆☆☆□,或由外国人口译□☆□,他们笔述;或西士笔口译☆□☆□,他们润色;或共事合作☆□☆□。1606何原本》(前6卷)☆□☆☆,使西方几口何学开始在我国系统传行□☆☆□□,成为我国科口学技术翻译史上的一座重要里程碑☆☆□,同时也拉开了我国第一次科技翻译高潮的序幕☆□□☆。徐光启结识了利玛窦和熊三拔等人后☆□□☆,还先后与他们合译了《泰西水法口》(6卷)□☆☆□☆、《测量法义》□☆□、《简平仪说》等□□☆。李之藻与利玛窦合译的著作有《浑盖通宪图说》□☆□☆☆、《圆口容较义口》☆☆☆□、《同文算指》(11卷);与葡萄牙人傅口泛际合译的有《寰有铨》□☆□、《名理探》(原书名《亚里士多德辩证法概论》)(前10卷)等☆☆□,涉及天文☆☆□□、地理☆□□☆、数学□☆☆□、物理和医学等十几个口口自口然科学学科领域☆☆☆。清初□☆□,康熙口帝口笃信口西学□☆□☆,倡导西译□☆☆☆☆,编纂西籍☆□☆□□,整个康口熙年问翻译口和口出版了大量西欧科学书籍□☆☆,其西学东渐之口势不亚于明末时期□☆□☆。这一时口期口著名的翻译家皆为外国传教士☆□☆☆□,如比利时人南怀仁和日尔曼人汤若望等☆□□□。翻译形式同样为外国人主译☆□☆。华士润色☆☆□☆,或中外合译☆☆□,少见国人口主译之书籍□□☆☆。 明末清初的第一次科技翻译高潮自清雍正帝1724年禁教并驱逐西方传教士之后嘎然而止☆☆☆。1848年□☆☆□,英国传教士艾口约瑟等东来☆□☆☆,中断了一个多世纪的口科技翻译才得以继续□□□,并逐渐形成我国科技翻译的第二个高潮□☆☆□☆。这一时期的本土翻译家以李善兰□☆□☆、华蘅芳□□☆、徐寿为代口口表☆□□☆☆,外来译者有艾约瑟☆□□☆、傅兰雅☆☆□、伟列亚力等□□☆。李善兰与伟列亚力合作翻译了古希腊数学名著《几何原本》后9卷☆□□☆、英国数学家口里棣么甘《代数学》13卷☆☆□☆□、美国数学口家罗密士《代微积拾级》18卷☆☆☆,使西方近代符号代数学☆□□、解析几何学☆☆☆□☆、微积分学第一次传人我口国;又与艾约口瑟合作□☆☆,翻译了《重学》2o卷☆☆□,第一次将口牛顿三大定律等近代物理学介绍到中国□□□。华蘅芳与傅兰雅口合译了《代数术》☆☆☆、《三角数口理》□☆☆☆□、《微积溯口源》□☆☆、《决疑数学》□☆☆☆、《合数术》等10余种☆□☆☆□,将包口括概率论在内的许多新的口数学分支’理论第一次译介到中国;与金揩理合译《测候丛谈》□☆□、《御口风要求》;与麦考温合译《口地学浅释》□□□□、《金石识别》等□☆☆。徐寿与傅兰雅合译西书多卷☆□☆☆□,代表作有《化学鉴原》☆☆□、《化学鉴原续口编》☆□□、《化学鉴原补口编》□☆☆、70□☆☆□□、80年代西方化学科学成就☆☆□☆□,并合作首创了一套口化学元素的中文名称□☆☆。 英国传教士傅兰雅在《江南制造局翻译西书口事略》中对于当时的译书方法有所叙述:“至于口馆内译书之口法☆☆□,必将所欲译者□☆□,西人先口熟览胸中而书理已明☆□□,则与华士同译☆☆□□☆。乃以西书之义☆☆☆,逐句读成口华语☆☆□,华士以笔口述之☆☆□□☆。若有难处☆□□☆□,则与口华士斟酌何法可明□☆□□□。若华士口有不明处□□☆☆□,则讲明之☆□☆□。译后☆☆□,华士将初稿改正润色□☆□,令合于中国文法☆□□。有数要书☆□☆☆□,临刊时华士与西人核口对;而平常书多不必对□☆□,皆赖华士改正☆☆□。因华士详慎郢口斫□□☆☆,其讹则少而~91.j精”☆□☆☆□。这段文字可以说是对中外译口者合译口西书□□□,传播西方科学的忠实记载□☆□☆□。 合作翻译的形式对中国近代文学翻译也有重要影响☆□□☆,其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林纾的翻译☆□□□☆。口☆口口☆口林纾自己不懂外文□☆☆□,却在近口3o年的时间内☆☆□□,与别人合作翻译了口外国文学作品180余种☆□□,属小说者有163种☆□☆,囊括了英□□☆、美☆□☆、法□□☆☆、俄□□□☆□、日☆☆☆□、西班牙等11个口国家的98位作家口的口作品☆☆□□□,所译字数口达12o0万☆☆□□☆,这在口中国翻译史上口是口罕有的☆□☆□□,就是在世界上"dz是少见的□☆□□☆。林纾最早口向中国人民介绍的世界著名作家有英国的莎士比亚□☆☆□☆、狄更斯☆□☆□□、司各特□☆□□☆、斯威夫特☆□☆☆□,法国的大仲口马☆□☆、小仲马□□☆、雨果□□☆□☆,美国的斯托口夫人□□☆□☆、华盛顿·欧口口文☆□☆☆☆,俄国的托尔口斯泰□☆☆,挪威的易卜生□☆☆,西班牙的塞万提口斯☆☆□□,以及许多世界名著如《巴黎茶花女遗事》(1899)☆☆☆☆、《黑奴吁天录》(19o1)□□□☆、《伊口索寓言》(19o口3)☆□□☆、《撒克逊劫后英雄略》(今译口《艾凡赫》□☆□,1905)☆☆☆、《鲁滨逊口口漂流记》(1906)☆□□☆、《海外口轩渠录》(今译《格列佛游记》□□☆□☆,1906)☆□□☆☆、《块肉口余生口述》(今译《大卫·口口科波菲尔》☆□☆☆□,19o8)等□☆□☆☆,从而开阔了中国人民的生活视野和艺术天地☆☆☆,对于近现代小说创作和翻译文学的发展□□☆,都有着积极的影响和重要口的贡献☆□□☆□。 林纾在1913年的《荒唐言》的《跋》里写道:“纾本不能西文□☆□☆□,均取朋友所口述而译☆□☆☆,此海内所知”☆☆☆。因此☆□☆□,谈到口林纾口的翻译口时□□☆☆☆,不能不提与他合作的口译者□□☆☆。据目前所口知□☆□,口译者有19人之多☆☆□,主要口口的有王寿昌☆☆☆□☆、魏易和陈家麟☆☆☆□。王寿昌是林纾第一部译著《巴口黎茶花女遗事》的口述者□☆☆☆。《巴黎茶花女遗事》的成功☆☆□□□,大大地鼓舞了林纾的翻译热情☆□□□,使他与翻口译结下了口不解之缘☆□☆。因此□☆□□,可以说王寿昌是林纾走上口翻译道路的引导者□□☆☆□。虽然他与林纾合译的作口品不多□☆☆□,但在林纾的翻译活动中却占有极重要的地位☆☆□□☆。 魏易与林纾合译的小说有30余部□□□,如狄更斯的《块肉余生述》☆□☆□□、《滑口稽外史》□☆☆☆□、《孝女耐儿传》☆□□□、司各特的《撒口克逊劫口后英雄略》□□□□☆、《剑底鸳鸯》☆□☆□、斯托夫人的《黑奴吁天录》☆□□□☆、华盛顿口·欧文的《拊掌录》□□□、德富芦花的口《不如归》☆☆□☆、哈葛德的《迦茵小传》☆☆☆☆□、《红礁口口画桨录》等□□☆□☆。陈家麟与林纾合口译的小口说有50余部□□□,主要是托尔斯口泰和口莎士比口亚的作品□□☆☆。总之□□☆□,在评价林纾的翻译口口成就时☆□□☆,这些口译者的功劳口不可抹杀□☆□☆□。 二☆☆☆、佛经译场对翻译理论建设的影响口 译场聘请了许多著名的僧人和翻译家进行佛经翻译□□☆☆☆。他们以佛口经翻译实践为依托□□☆□☆,以译经序言为主要形态□☆☆,发表了一些重要的译论□□☆□□。这一时期的代表人口物及其译论列举如下: 支谦的《法句经序》一般被认为是中国翻译史上迄今所见论述翻译理论的第一文☆□☆☆。文中对维祗难和竺将炎翻译的《县口钵经》作出了理论评价☆☆☆□☆,并阐述了自口己的翻译思想□□□☆。文中出现口口的“因循本旨□☆□□☆,不加文饰”反映了口口早口期“质派”的译学观点☆□□,所以口有人认为支谦是直译论者□□☆☆。但细读原文□□☆☆☆,可以发现维祗难与座中口众译人“好质”☆☆□□□,主张直译☆☆☆,而支谦“好文”☆□☆☆□,主张意译□☆□。因此□☆□,这篇口口序其实口口记载了千数百年前“文”☆☆☆□□、“质”两派口的一口场论口口争☆☆□☆。同时□□☆☆,文中口多次口提到“传实”☆☆☆☆☆、“贵其实”□□□☆、“勿失厥义”☆☆□☆□、“因循本旨”的观点☆☆□,实质口口上就口口口口口口是“求真”☆□□□、“求信”;文中“其传经者☆□□☆□,当令众晓”□□☆☆☆,“今传胡义□☆□☆□,实宜径达”的观点□☆☆□,已明口确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提出译口文要“晓畅”□☆☆☆、“顺达”;文中还口口提到“将炎虽善天竺语☆☆□,未备晓汉☆□☆□。其所传口之言☆☆□,或得胡语☆□□☆☆,或以义口出音□☆☆,近于质直☆□☆。仆初嫌口其辞不雅”□□☆。可见☆□□,“雅”作为口口佛口口经翻译的一种标准□□□,当时口已经被人口们所认同☆□☆☆□。文中关于翻口译的“信☆□☆□、达☆☆□、雅”的思口想已初见端倪□□□,它为严复最后形成并正式提出“信□☆☆□、达□☆□☆☆、雅”翻译标口准口奠定口了理论口基础☆☆☆。“由此可见我国译论之口一脉相承□☆☆□□,亦可见此序在我国译论史上的开篇意义”☆□□□。 道安涉及译论的佛口经序文较多☆☆□□☆,如《道行经序》☆□□、《革卑婆沙序》□□□☆、《人本欲生口经序》□☆☆□、《大十二门经口序》□□☆□☆、《比丘大戒序》☆☆☆、《合放光光赞随略解序》等☆☆☆□。最著名的是提口出“五失本”☆☆☆☆、“三不易”之说的《摩诃钵罗口若波罗口蜜口经钞序》□□□。钱钟口书认口为☆□□,“吾国翻译术口开口宗明义□□□,首推此篇”□□☆☆。因为“五失本”列举了五种口违失原口作本来面目口的口情况□☆□,甚至把将胡语倒序改口从汉语顺序也口视为“失本”☆□☆☆,所以多数研究口者推论道安主口张“直译”□☆☆☆□。至于道安时口代的译文确实具有直口译风格☆☆□,甚至可口以说是生硬☆☆☆□。这主要是因为译经初期☆□☆,梵僧不晓汉口语□□☆□,华僧则不谙梵文与佛义□☆☆☆☆,翻译时生怕毁损佛义□☆□□☆,所以只好“案本而传☆☆☆□☆,不令口有口口损言游字”□☆□☆☆。事实上□□☆☆☆,道安的“五失本”揭示了梵☆□☆□☆、汉两口口种语言口口在语法□□☆☆☆、修辞□☆☆☆□、文体☆☆☆□□、行文习惯等诸口多方面的差异□□☆□□,而“失本”☆□☆□,即译者口的变通□□☆☆,是为了使译文符合汉文规口范☆☆☆□。

  失原作之本☆□□☆,却得译作之本□☆□□□,“以得补失”☆□☆□□,这反映了翻译的辨证法思想☆□□。可以说□□□,“案本而传”是相对的□☆□,而“失本则口口口是绝口口对口的□□☆☆,不失本口便不成翻口译☆☆□□□。道安的“三不易”则提出口了翻译的主客观两口大方面的口问题☆□☆,尤其是由译者本人的学问与道德口修养不足造成的主观困难□□☆。总之□☆☆,道安尝口试对梵□□☆□☆、汉两种语言进行比较研究☆☆□□,对翻译实践进行较为系统的规律性总结□☆☆,以便摆出问题□□☆☆□,为后继者指出努力的方向□□☆☆。 鸠摩罗什是佛口经翻译意译派的代表人物□☆☆。《高僧传》卷六《僧睿传》里有一段关于鸠摩罗什校译《法华经》的故事□□☆☆,口☆口口☆口口是中国翻译史上一则公认的译例☆☆☆□□,是论证直译与意译思想的典口范□☆□☆☆。同时☆□☆,罗什在中国口译口论史上还留下一个妙喻☆☆☆☆□,即把翻译比喻为“嚼饭与人”□☆☆□□。梁启超曾经认为这个比喻反映罗什持有“翻译不可能”的观点□☆□,事实上□☆☆□□,罗什仅仅口是口从反面设口论□☆☆□,指出不理想的翻译的坏效果而已□□☆☆,但这个比喻再次说明在译文中如何表现原文的文体与语趣非常重要☆☆□。罗什认为以前的译文过于质直□□□□☆,虽得原文大意而失文体之美□□□。他强调翻译口必须如实传达原作的文体□☆□□☆,在“信”的基口础口上追口求“美”□☆□,使译文达到信与美的和谐统一☆□□□☆。因此☆☆□,他的译本不仅信达兼口备☆□☆□□,而且文辞优美□☆□。他所译的《维摩洁》口和《口法华经》不仅在佛学界□□□,而且口在文学界也产生很大的影响☆□□,尤其对翻译文学影响甚大□□☆□☆。 道安的弟子慧远有感于佛经开译以来“过文”与“过质”两种译口风各自的口口弊端☆☆□,提出了著名口口的“厥中”之论☆□☆□。他在为僧伽口提婆翻译的《三法度》写口的序中以“文过其意”批评“文”派一味意译口之失☆☆□□□,以“理胜其辞”指出“质”派胶口于口口直译口之缺□☆□。他指出应该“文不害意”□☆☆□☆,又“务存其本”□☆☆□,两种翻译;b-口法口口互相参口考□☆☆☆,并研究两种语言的基口本规律☆□□□☆,最后以一种适中的方法完成翻译☆☆□☆。后来□☆□,他在《大智论钞序》中又表达了相似的口见解□□☆。他提出“质文有体□☆☆☆,义无所越”□☆□☆☆,即“质”☆□☆☆、“文”两种译口法都要口掌口口握一口口定尺口寸☆☆□☆,各有所归□☆□☆,各有所用☆□☆☆□。梁启口超指出:“此全属调和论调□□□☆,亦两派对抗后时代之口要求也”□□□□☆。至此□☆□□□,中国古口代佛经翻译中的“文”□□☆☆、“质”之争口才暂告一个段落☆☆☆☆。 彦琮的翻译思想不是口通过译经序言□☆☆□□,而主要是通过《辨正论》反映出来的☆☆□。他在文中批评了历代译经之得失☆□□☆,提出“宁贵朴而近理☆□☆□□,不用巧口而背源”的原则☆☆☆,即宁可质朴☆☆□□☆,也要把道理表达口清楚☆□☆□□,不要因讲求技巧而有悖原义☆☆□,表明他坚持忠实第一□□□☆,倾向于直译☆☆☆□☆。《辨正论》在中国古代译论史上最大的贡献是提出了“八备”□☆☆、“十条”说☆☆□,使得研究视口角从译口口文转移到译口者口身上□☆□。“八备”☆☆□、“十条”说从学问和道口德修养两大口方面对译者提出了口全面而严格的要求☆□□,可以口口说为道安的“三不易”续上了一个治本口的对策□☆□。玄奘精熟梵□☆□□☆、汉两种语言☆☆□☆□,又深口通佛理☆□☆☆□,主张直译和意译相结合□□☆☆,译经的质量达到自有佛经汉译以来的最高水平□□☆□☆,在翻译史上被称为“新译”一派☆□□☆。玄奘留给后人的翻译理论主要是“五不翻”原则☆□☆☆,即在口五口种情况下口不口译口口其意☆☆□,只传其音□☆☆☆,也就是口只进口行音译☆☆□☆☆,将原文语词照搬过来☆☆☆□,待讲经时再全面讲解☆□☆,层层展释□☆☆。“五不翻”原则□☆☆,对后口世的翻译活动☆□□,尤其是20世纪初掀起的“译名大口讨口论”□☆☆□□,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除了上述翻译大家口的翻译思想☆☆□,还有许多贤哲也发表过十分精辟的翻译观点□□☆□。这些从译经实践中总结出来的译论涉及翻译的各个方面☆□□☆☆,虽然大多是零星的☆□☆、片断的议论☆□□,但已经具有了初步的系口统性□☆☆,奠定了中国传统翻译理论的基础□☆☆。 三☆□☆☆□、佛经译场对翻译人才培养的影响 中国最早培养翻译人才的记录☆☆☆,是在玄奘主持译场时期☆□☆□,这些翻译人才在以后的译经事业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据《宋高僧传口》记载□□□☆□,嘉尚随玄奘在玉华宫译场翻译《大般若经》☆□☆☆,充当证义□☆☆☆☆、缀文之职□□☆□,才能杰出□□☆□☆,后来在后武时期又与薄尘☆□□☆□、灵辩等人参与译场32作□☆□☆,充当证义☆□□,“功绩愈繁”☆□☆□。玄奘的高足法口宝□☆□☆,在参加义净译场时☆☆☆□,充当证义☆☆☆,“颇露头角□□□☆,莫之与京”□□□☆□。玄奘的口弟子新罗僧人圆口口测☆□☆,在高宗末年和武后初年□☆☆,又人口口口译经馆□☆☆☆,充任义解☆□□、证义□☆☆□,“众皆推挹”□☆☆□。 宋代□☆☆□☆,太祖赵匡胤有志于口译经☆□□□,并建造译经院□☆☆□□,请印僧天息灾☆□□、施护和法天主持译经☆□☆☆,从而开始了宋代官译佛经☆☆☆□☆。后来☆☆□☆,天息灾向朝廷上口书说☆☆□,历朝译经☆☆□☆□,多靠梵僧□☆□□☆,而天竺离此遥远□☆☆,如无梵口僧东来□□☆□□,势必使译经工作处于停顿状态☆□☆□。为此请求在京城内选儿童50人学习梵语□□□,好培养出翻译人才来☆☆□□。太宗同意☆□☆□☆,口☆口口☆口从500个儿童中挑口选出口1o人受业☆☆☆□□。因此☆□☆□,译经院也更名为传法院□☆□。 元代培养译员☆☆☆□☆,设有专口门学口校□☆☆☆,如京师蒙古国口子口学和回回国子学☆□□,分别教授蒙古语和波斯语□□□。其毕业生口经翰林院“出题试问□□☆☆,观其所对精通者”☆□□□□,即委口以译史或学官之口口职□□☆。 明代☆□□□,中国与邻邦外口蕃和海外各国交往十分频繁☆☆☆□,而口笔译人员奇缺□□□,因此不得不设立口专门学校—口—四夷馆□☆□☆,来培口口养翻译人才☆☆☆□。四夷馆原为八馆□□☆□☆,后又口口增添两馆☆□☆,教授蒙古☆☆□□、西藏□□□☆☆、印度☆□☆、缅甸□□☆□、暹罗等口国家的语言☆□☆☆。毕业的学生分发各部□□☆,充当译员☆□☆□☆,凡外国人与中国官口员口书口信往来☆□□□□,谈话交际☆☆□,都有他们口翻译☆☆□☆。四夷馆的设立极大地满足了当n-.i’#b~x翻译的需要☆□☆。 四夷馆在清初顺治元年更名口为四译馆☆□☆□☆,同时清政府还设立了会同馆□□☆,两馆共同招收口译字生☆☆☆□☆,培养译员□☆☆□。乾隆十三年☆□□☆☆,两馆合并为会同四译馆☆□☆□。为中俄交口口口涉之口需要☆□☆☆□,康熙帝曾创口建过俄罗斯文馆□☆☆□,培养翻译人才☆□☆☆□。俄罗斯文馆于1862年并人同文馆☆□□□。雍正帝也曾于1729年在北京创立“译学馆”☆□☆□□,选拔满汉八旗子弟入馆学习拉丁文☆□☆☆□。清朝最著名的翻译人才培养机构则是京师同文馆□☆☆。从1862年创办至1902年并人京师大学堂□☆☆☆,历时40年☆□□。这一时期的毕业生是中国自己培养出来的第一批比较正规的外语教师和翻译人员□☆□□,但从数量和质口量上还远不能满口足需要□□☆,因此马建忠才建口议设立翻译书院来培养专门的翻译人才☆□☆□□。但这项1894年提出的口建议并未被清政府采纳☆□☆☆☆。1902年□□☆☆,京师口同文馆并人京师大学堂☆□☆□☆,改称翻译科☆□□□。不久☆☆□☆□,翻译科该校增设的译学馆□☆□□□。中国的高等学校专业翻译教育从此开始□☆☆。 综上所述☆□□,佛经译场催生了合作翻译的形式☆☆☆□,这种形式在以后的科技□☆☆、文学翻译活动中也口被广泛口地应用□☆☆□,发挥口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同时□☆□□,许多佛经翻译家以译场组织的译经实践为依口托提出了一些重口要的理论□□☆,奠定了中国翻译理口论的基础☆□□。此外□□☆□□,译场还承担了培养翻译人口才的重口任□□☆☆☆,开创了中国外语翻译教育的先河□□□☆。因此☆□□,佛经译场口对于中国翻译事业发展做出的贡献应当受到相应口的重视□☆□。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关于国古代佛经译场对后世翻译活动的影响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