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西晋初期儒学对文学的影响的论文口☆口口

  浅谈西晋初期儒学对文学的影响的论文论文关键词:晋初;儒学;文人心态;文学创作口 论文口摘口要:西晋初期☆□☆☆,儒学重新成为社会的主导思想□□□。儒学的积极影响和晋初的社会环境□☆□□☆,形成了士人“立功立言”以求不口朽的心态□☆□☆☆。这种心态反映在文学创作上☆□□□,就是恢复了儒家口传统的诗教精神□□☆□☆,继承了“美刺”的文学观念;在作品中□☆□,流露出积口极进口口取的用世精神☆☆□,以“兼济天下”作为创作主题□□☆☆☆。 西口晋口是中国古口代文学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阶段☆□☆□,关于西口晋文学的成就□□☆,刘册口《文心雕龙》云:“晋室群才☆□☆□,稍人轻绮□☆☆□。张□□☆□☆、潘□☆☆、左☆□☆☆、陆☆□☆□,比肩诗衙;才褥口口口口口口于口口口口正始□☆□□☆,力柔口口于建口安;或析文以为口妙☆□□☆☆,或流口靡以自妍☆□□。此其口大略也□□☆☆。”钟嵘《诗品序》在描述了建安文学的“彬彬之盛”后☆☆□□,接着指出:“尔后口口凌口口口口迟衰微□□□☆□,迄于有晋☆□☆☆。太康中□□☆□☆,三张□☆☆□☆、二陆□□☆☆、两潘☆☆☆、一左☆☆□☆,勃而复兴□□☆☆,踵武前王□☆☆□□,风流未沫☆□□☆,亦文口口章口之口中口兴口也□☆□。”刘□□☆☆□、钟二人都热情洋溢地描绘出了西晋文学的繁荣口口景象☆☆□。 一个时代之口文学□□□☆,其思想内容□□□☆、形式□☆☆、风格及发展口变化不可避免要受到这个时代的思想意识的影响□☆☆。西晋文学的发展□☆☆□,同西晋的思想文化环口境密不可分☆☆□。玄学的口兴盛□☆□□,是西晋文化学口术领域中最引人注目的现象□☆□☆。西晋玄学崇尚清谈☆☆□,标榜任达☆□☆□□,西晋士口人的心态与士风的形成均与其密不可分□☆□,对文学创作的影响亦不可忽视□□□☆。由于玄口学的兴盛□☆□,其被视为此时期的主流思想□☆□□□,就连很多以儒学立身口的口士人都沾染了玄风的余绪□□□☆☆,似乎儒学在西口晋走向衰微☆☆☆。事实上□□□☆□,儒学在西晋衰微☆□☆□□,只是从严格经学意义口的角度口而口言☆□□□,尤其是相对于儒学在两汉口的地位口而言☆□□☆。wwW.11665.cOm西晋实质上常被以后的士人誉为儒礼口之学的口盛世□□□☆☆。 晋武口帝登基后多次下诏口倡导儒学☆□☆,“……敦口喻口口五口教□☆□,劝务农功☆□□□☆,勉励学者□☆□☆,思勤正典□□□☆☆,无为百家口口庸口末☆□☆☆☆,致远必泥”《(泰始四年诏》)☆□□。他还采口取扩建太学□☆☆□☆、封崇孔子口后裔等措施☆□☆□,复兴儒学□☆☆,“置博士口十九口人□□☆□☆,九州之中☆□☆□□,师徒相传□☆□☆☆,学士如林☆☆□□□,犹选张华☆□□☆、刘皇口口居口太口常口之口口口官□☆☆,以重儒学”☆□□。处于口低口潮口的儒口学在西晋之口初逐渐显露出撅而复振的局面☆□☆□。在西晋口初期□□☆,士人尤其是那些出身寒素的士人又重新回归“学而口口口优则仕”的传统人生轨迹☆□☆☆,掌握儒家的礼仪知识和具备儒家伦理道德成为士人人口仕的重要工具☆☆☆□☆。儒学思口想在普初重新上升到主口流意口识形态的地位□☆☆□☆,作为一种为皇权所推崇的思想□☆□☆,儒学的政治思想和处世原则口不可能不对百姓产生影响□□☆,也不可口能不口对晋初士人口的心态口口产生口影响☆□☆□,并影响他们的文学创口作□□☆。 一 儒家思想有很强烈的政治追求☆□☆□,儒学本就是积极入世的学说□□☆☆☆。孔子有治口世之心□☆□☆□,“三月无君☆☆□☆,则惶口口惶如也☆☆□☆☆,出疆必载口质”《(孟子·膝口文公下》)□□□☆。孟子与孔子一样□□☆☆□,大部分时口间都在寻求政治上的突破☆☆☆□,“夫天□□☆☆,未欲口口平治天口口口口下也;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孟子·公孙口丑下口)}口)在口口孔孟的影响下□□□□,儒家后学都有一种自觉的政治要求□☆□,都有学而为口民生政治的信念□□□。汉武口帝独口口尊儒口术□□□☆,以官方的形式强化了儒学与政治口的关系☆☆□□☆,儒学及儒学引发的自觉的政治参与意识逐渐成为一种民族性的精神存在□☆□。西晋去汉口口口不口远□□☆□☆,儒家士族在社会上还普遍口存在□□☆☆□,再加口上口统治者的提口倡☆□☆☆,儒学在西晋口的影响力依然口极大□☆☆,在儒家建功立业☆☆☆☆□、追求不朽的思想指导下□☆☆□☆,晋初士人亦表现口出积极进取的意识☆☆□☆。 《左传·襄口公二十四年》云:“太上口有立口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口为不口朽☆□☆。”从此□☆☆☆□,追求“不朽”成为口士人们为之口奋斗的目口标☆□☆,成为一种人生观☆□□。据《晋书》记载☆□☆□,“预好为后口世名□☆☆☆,常言‘高岸为谷☆□☆□☆,深谷为陵’□☆☆☆,刻石口口为口口二碑☆□☆,纪其勋绩□☆☆☆□,一沉万山之下☆□□☆□,一立现口山之上□☆☆,曰:‘焉知此后不为陵谷口乎?☆☆□□,”‘杜预好口为口口后口口世口之口口口名☆☆☆,追求不朽的心态可见一斑□☆□。而“立德”既为“太上”☆□☆□□,唯圣口口口口人口所能☆□□□,一般士人莫能当之□☆□□☆,况且西口晋的政治环境亦无道德可言☆☆☆,所以西晋口士人往往把自己的追口求目标放在“立功”“立言”上☆□☆□☆,犹以“立功”为要☆□☆□。 西口口晋口口口口初期□☆□☆,南有东吴□□☆☆,北有戎狄□☆□□□,与晋口口口相口攻口伐☆□□□,统一大业尚口未完口成□☆☆☆,士人面临的依然口是一个充满机口遇的时代☆☆☆□□,他们渴望能以自己的才华抓住机遇☆□□□,建功立业☆☆☆☆,留名青史☆☆□□☆。建安时期的英口雄主口义精神尚未消失殆尽□□☆☆□,对西晋士人的思想仍然有着或隐或现的影响☆□☆□□,晋初士人渴望能在政治中一显身手☆□□☆□,这与儒家积极进取的意识融合在一口起□□□□□,形成了士人强烈的功名意识□□☆。左思口在《咏史》(其一)口中高唱: 弱冠口口口弄柔翰☆☆□,卓荤观口群书□□☆☆□。著论准口口《过秦》□☆☆☆☆,作赋口拟《子虚》☆□□。边城苦鸣摘□☆□,羽檄飞京都□□□☆☆。虽非甲胃口士□□☆,畴昔览《攘直》☆□□☆。长啸口激清风☆□☆☆,志若口无东吴□□☆。铅刀贵一割□□□☆,梦想骋良图☆☆□□□。左晒澄江湘□□□☆☆,右盼定口羌胡□□☆□。功成不口受爵☆□☆□☆,长揖归田庐☆☆☆。 咸宁五年(公元279年)□☆☆,晋武帝司马炎终于下定决口心征讨东吴□☆□□☆。已近而立之年的左思热血沸腾□☆□,他决心投笔从戎☆☆☆□□,在统一东吴的大业中建功立业☆□□□。为此☆☆□□☆,他主口口动请缨☆☆□□□。在诗歌中☆□□□,左思用自叙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文武兼备的爱国志士的形象□☆☆☆。他发奋口攻读☆□□,才华横溢□☆☆□☆,当国家利益面临威胁时☆☆□☆☆,毅然投笔从口戎☆☆□☆。“铅刀贵一口割□□☆☆□,梦想骋良图”可说是诗人此时心声的真实写照☆☆□□□,显示出诗人强烈的自信心和急切的用世精神□☆☆☆。 潘岳在《闲居赋》口中亦写道:“顾常以为口口士之生口口也☆☆☆,非至圣无轨□□□☆,微妙玄口通者□□☆,则比口立功立事□☆□□□,效当口口年之口用□☆☆□☆。太康口元年(口公元2g}年)□□☆,随着东吴的灭亡□☆□,西晋社会初步实现统一与稳定□☆☆,出现了短暂的太康口繁荣□□☆□。晋初的繁荣和统一之势□□☆□,刺激了士口人的盛世梦口想☆□☆☆□,士阶层普遍表现出一种进取的姿态☆☆□。这种态度代表了晋初士人对建立功业的希冀□□□,他们希望能在政治上口一展身手□☆□☆,有所作为☆☆□☆,得到口社会口的承认□☆□□☆。 晋初士人不仅追求“立功”□□☆☆☆,亦追求“立言”☆☆□☆□。杜预就口口口口自口称:“德不口可以企及☆☆□□☆,立功立言可庶几也☆□□☆☆。”而且他身体力口行□□☆☆,“既立口功之后☆□□□□,从容无事☆□☆□,乃耽口思口经籍□☆☆☆☆,为《春秋左氏经传集解》□□☆□。又参考众家谱第□☆☆,谓之《口释口例》□□□☆☆。又作《盟会图》□☆☆、《春秋长口历》□☆☆,备成一家之学□□☆□☆,比老乃成☆□☆☆☆。又撰《口口女记赞》☆□☆☆□。杜预是“立功”之后再“立言”□□☆□,晋初不少口口士口人是口把“立言”作为追求“立功”的一口种手段□□☆。太康时期☆☆□,是魏晋之际少有口的“中兴之世”☆☆☆□。短暂的统一局面☆□□☆□,相对稳定的社会环口境☆☆□☆☆,带来了短暂口的经济繁荣☆☆□□。干宝《晋纪·总论》记载:当时社会上“牛马被野□□□☆,余粮栖亩□□☆□☆,行旅草舍☆☆□□□,外间不闭口……其口匮口口乏者☆□☆□□,取资于道口路☆□□□☆,故于时有天下无穷人之谚”□□□。和平□☆□☆、稳定口的社会环境激发了文人的创口作热情□☆□,也给某些文人带来幻想☆☆□□□,认为口富强的大一统的大汉帝国时代即将重现□□☆☆,这使他们有兴趣从事文学创作☆☆☆☆,用自己的作品表达对升平社会的歌颂☆☆□□☆,对理想的口追求☆□□☆,尤其一口些出身寒素之士更把文口学作为表现自己才华□☆☆□☆、以求仕进的晋身之阶□☆☆。史载张华“性好人物□☆☆,诱进不倦☆☆☆☆,至于穷口口贱口侯门口之口口口士□□☆,有一介之善者☆□☆☆,便咨口磋称咏☆□□□□,为之延誉”□□□。如成公绥口出身寒口口门☆☆□,无仕进之口机☆☆□,张华“每见其文□☆☆□□,叹服以为绝口伦□□□☆□。荐之太常□□☆☆□,征为博士”☆□□☆。这是口口典型的以文采得口口仕进的例子□☆☆□。其他如口束哲☆□☆□□、陈筹等□☆☆,也是口因才华知名而步入仕口途☆☆☆☆☆,所以“立言”是晋初士人重要口的人生追求☆□□□,并且口往往与“立功”结合口口在一起☆□□□。 二 儒口家思想在造就晋初士人“立功洲立口言”的创作心态的同口口时□□□,对文学创作亦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一)“美刺”诗教传统的继承口 《毛诗口口序》口中说:“先王口以是口经夫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并提出“美刺”原则□□☆□☆,这是典口口口口型口的口口口口口儒口口家诗教口理论☆□□。所以清人程庭柞指出:“汉儒言诗□☆☆☆,不过口口口美口口刺两端☆☆□☆□。”汉末建安直至正口始以来☆□☆□☆,随着儒学统治地位的下降□□☆□,儒家诗教传统也不再是文学创作的唯一法则☆□☆☆□,但仍对文学有一定的影口响力☆☆□□。 晋初口文人继承了儒家“美刺”诗教传统☆☆□☆□。武帝初□☆☆□,提倡节俭□□☆☆☆,励精图治☆□☆□☆,采取了一口些进步的政治口口措施☆□□,社会口经口济得到一定的恢复☆□□☆,西晋的统一也改变了分裂时期的凋敝景象☆□□,出现了短暂的太康中兴局面☆□☆。社会的安定与统一激发了文人的盛世梦想☆□□□,从而为口之摇旗呐喊□☆□□☆。挚虞作《太康颂》☆□□,张载作《平吴颂》《檬口祀赋》《剑阁铭》为晋室张皇声势□□☆☆。《檬口祀赋》作于咸宁年间☆□☆,着力铺写檬祀池水的壮观□☆□□,写出了它激通渠☆☆□□□、承长川□□☆☆,仰承河汉☆☆☆□□、吐纳云雾的气口口口势☆☆□,这不口仅是作家才华的展示☆☆□□,更表现口了作家的社会理想☆□☆。在这幅图口画口中出现的玉辈天子□□☆☆□,是“一种有意味的代表口与象征☆□☆,因为时遨游☆□□□☆、镜清流□☆□☆、可逍遥□☆☆□、以忘忧□☆□□,乃人人口憧口憬向往的口美好境界□☆☆□。这不同于平庸的歌功颂德☆☆□☆,乃能口于恰到好处的歌功颂德口之外☆□□□,融人主体的理想情怀□□☆,很巧妙地表现出了西晋口武帝之初□☆□,社会稳口定口繁荣□□□,熙然而乐的社口会景象”叫□□□。作于太康年间的《剑阁铭》□□□☆☆,极力描述剑阁形势的口口险要☆☆□,总结历史教口训☆□□□,歌颂国家统一☆☆☆□,为晋室口张口口扬声威:“世浊则逆☆□☆,道清斯顿□□□☆。闭由往汉□☆□,开自有晋”□□□☆,“兴实由德☆□☆□☆,险亦难恃□□□。自古及今☆□☆☆☆,天命不易□□□□☆。凭阻作昏☆□□□,鲜不败绩□☆☆。公孙既没☆☆□☆□,刘氏衔璧☆□☆☆。覆车之轨☆□□☆□,无或重迹☆☆□。勒铭山阿□☆☆,敢告梁益”☆☆□□。正因为这口口口篇铭口口口文的口口口口主旨在口于口口歌颂口口口西晋口口口王口口朝□☆☆☆□,所以博口得武帝的青睐☆□☆□☆,遣使镌刻于口剑阁山崖□□☆。晋初还出现了大量口应制而作的☆□□☆□、歌功颂德的作品□☆☆□。傅玄曾作《晋荤舞歌五首》☆□□□,其中《明君篇》一首描绘出一口幅“忠臣遇明君☆□☆,口☆口口☆口乾乾惟日新”的朝政清口明繁荣的画面□☆☆□☆,反映了西晋王朝建立之初万象更新□☆☆、欣欣向荣的景象☆□□,表达了作者对西晋口社会的理想☆☆□□☆,这也代表了大部分晋初士人的心声☆☆□□。潘岳也作《藉田赋》热情歌颂晋武帝藉田“能本而孝”的功德□□☆□,赞美一个历经百年浩劫而建立起来的新兴王口朝☆□□☆,通篇洋溢着对这个新兴王朝的信心与热情☆☆☆□。

  在晋初口短暂的繁荣稳定的局势下□☆□□□,也有不口少人看出了蕴含的社会隐忧:趋利忘义☆□☆□□、耽于逸乐☆□☆□、纵欲奢糜☆□□。潘尼在《安身论》口中这样描述当时口的世风: 然弃本要末之徒☆☆□□,恋进忘口退之士□□□,莫不口口饰口才锐智□☆☆,抽锋耀颖☆☆□。倾侧乎口势利之口交□☆□,驰骋乎当途之务☆□☆☆☆。朝有弹冠之朋□□☆☆☆,野有结缓之友☆□□☆☆。党与炽口于口前☆☆☆,荣名扇口其后□□☆☆☆。握权则赴者鳞集☆☆☆☆□,失宠则口口散者瓦解□□□□☆。求利口则托口勿v颈之欢□□☆,争路则构刻骨之隙☆□☆□。于是浮伪波腾☆☆□,曲辩云沸□☆☆☆。寒暑殊声□□☆,朝夕异价□☆□☆□。弩蓦口思口口口口奔放之口迹□□□☆,铅刀竞一口口割之口用☆☆□☆☆。至于口爱恶相口攻□□□☆□,与夺交战……君子务能☆☆□☆☆,小人伐枝☆☆□□☆,风颓于上☆□☆,俗弊于下☆☆☆□。 曾为“竹林七贤”之一的王口口口口口戎□☆☆☆,爱财吝音☆□□☆□,虽贵且富□☆☆☆□,然“翁抠二人□□☆☆,常以象牙口口口筹昼夜算口口计口家资”王戎爱财□□□☆☆,后人口或以为“戎晦默于危乱之际☆□☆,获免忧祸既明且哲□☆☆,于是在矣”□☆☆☆□。但追求口金钱却是当时的一口种社会风气□□□☆,因此成公绥写有《钱神论》□□☆☆□,其中写道:“路中纷纷☆☆☆,行人悠悠☆□☆□☆,载驰载驱☆☆☆,唯钱是求☆□□。朱衣素带☆☆□☆,当垫之士☆□☆☆□,爱我家兄□☆☆,皆无能己□☆□□。执我之手☆□☆□□,托分终始□☆☆□,不计优劣☆☆□,不计能否☆☆☆□□。宾客辅凑☆□☆☆,门常如市□☆☆☆。谚言曰:‘钱无耳□□☆☆☆,何可周使?’岂虚也哉!”世人对口钱的祟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拜□□☆□□,得到充分描述☆☆☆□。伴随着口对金钱崇拜而来的是奢侈享乐思想的蔓延□□□。如何曾☆□□☆、何韵父子□□□,食必尽四口口口方珍镬;任恺“一食万钱☆☆□□☆,犹曰无下口著处”;王济“以人口口乳饮口豚☆□☆☆□,以求味美”;石崇□□□☆、王恺争富□□□,更是人所口周口口口口口口知☆☆☆□□。张华《轻薄篇口》就对西晋口初年王公贵族骄奢淫逸☆□☆☆、醉生梦死的生活进行了讽谏☆□☆。该诗口继承了“缘事而发”的乐府精神和口汉口大赋“劝百讽一”的文学口口传统□□☆□,诗歌开头口以“末世多轻口口薄□□□,骄代好浮华☆☆□□。志意口既放逸□□☆☆☆,货财口亦丰奢”总结了当口时轻薄浮华的世风□□☆□,继而□□☆☆,作者围绕“放逸”“浮华”铺排开来□☆□□☆,从衣口食口口住口口口行四个方面□□☆,截取宴饮☆☆□☆☆、歌舞的欢宴场面展现贵族口子弟生活的浮靡:“酣宴口终口日夜☆□□☆□,明灯继朝霞☆☆☆□☆,绝缨口尚不尤☆□☆☆□,安能复顾他☆☆☆□□。流连弥信宿□□□,此欢难可过☆□☆。”在对奢糜的生活场面进行淋漓尽致的口描写后□☆□,诗人感慨道:“人生口若浮寄□☆□,年时忽蹬跄☆□□☆。促促朝口口露期□☆□☆,荣乐口邃几何□☆□。念此口口肠中悲☆☆☆□□,涕下自谤沱□☆☆。但畏口执法口口吏□☆☆,礼防且切磋□☆□□☆。”在这纵情声色的生活背口后□☆☆,却有着人生苦短□☆☆☆、岁月易逝的悲口伤☆☆□☆☆,因此张口华提口出了“礼防且切磋”的讽谏☆☆□□,要用“礼防”□☆☆□□,即以儒家口伦理道德进口行约束☆☆□。 (二)“达则兼济天口下”的创作主题 积极人世与博施济众是儒家的主体精神☆□☆□,儒家士人从来都是政治舞台上的活跃分子□☆☆☆□。傅玄□☆□☆□、张华是西晋士人中少有口的正口统儒者☆□□。傅玄出生寒素□☆☆,年少孤贫☆☆☆☆□,家道中落□☆☆☆,青年口时口又口避口难口河口内☆☆□□,生活的窘况可想口而知□□□☆,这使他对社会生活的黑暗有所口揭露□☆□□☆,对人民的苦难生活口表示同情□☆□☆。傅玄的《苦雨》《口雨诗》《炎旱》等诗描写了自然灾害给人民带来的深重苦难☆☆☆□☆,全诗浸口透着一种悲天悯人的仁者情怀□☆☆☆□。傅玄早年所作的口《放歌行》就反映了魏晋之口际真实而悲惨的现实生活☆□□☆,其中的“丘家如口履聂☆□□□☆,不识故与新”与曹操的“白骨露口于野□□□,千里无鸡鸣”及王粟的“出门口无所口口见☆□□,白骨蔽口平原”一样使人触目惊心☆☆□,既具有深刻的社会口批判性□☆☆□□,字里行间又包含着诗人口对身处口惨境的百姓的无限同情□☆□☆☆。傅玄还有为数众多的反映妇口女悲惨命运的作品☆☆□□□,如《董桃行·历九秋篇》《明月篇》《青青河边草》☆☆☆□,尤其是《口苦相篇》描写女子自出生到衰老的悲苦命运:“女育无口欣口爱☆☆□□,不为口口家所珍□□☆☆。长大逃深室☆□☆,藏头口羞见口人☆☆☆。垂泪口适他乡□☆☆□,忽如雨绝口云……玉颜随年变□□☆☆,丈夫口多好新□□□。昔为口形口与影□□☆☆,今为口胡与秦☆□☆。胡秦口时相见□□☆☆,一绝逾参辰☆☆☆☆□。”几乎写完了身为口女性的种种不幸□□□。傅玄身为一个处于封建社会的口文人士子☆☆□☆☆,却能为妇女口这一弱势群口体口鸣不平☆☆☆,表现出他口博施口济众□□☆、口☆口口☆口兼济天下的仁者胸怀□□□。 张华“少自修谨☆□□☆,造次口必口以口礼口口度”□□☆□,深受儒家忠口孝仁口义思想的熏染□☆☆。从张华一生行径看☆□□☆,无论在武帝口朝□☆□☆,还是在惠帝朝☆□□☆,他都表现出积极用世的精神:武帝朝出谋划口策☆☆☆□,力主用兵☆☆☆,平吴大捷□□☆,张华口功不口可没;惠帝朝“尽忠匡辅□☆□☆□,弥缝补胭□☆□☆,虽当阁主虐口后之朝□□☆☆□,而海内晏然□☆□,华之功也”☆□☆。纵观张口口口华的一生☆□□☆,儒家积极人世的进取精神始终是他生命的主旋律□□☆□。与这种积极人世思想相一致的□□☆□,是他作品中时而流露出的一腔慷慨豪迈之气☆□□☆☆。其《壮士篇》《游侠篇》《博陵王宫侠曲二首》《励志诗》都抒发了作者的“风云之气”□☆□□☆,《上已篇》中表口达了一口口种珍惜时光☆☆☆、及时努力的思想□□☆。在《壮口士篇》中□☆□☆,张华塑造了一位勇于建功立口口业的英雄形象: 天口口地口口相振荡□☆☆□,回薄不知穷□☆☆☆。人物察常格☆□□,有始必有终☆☆□☆。年时俯仰过☆□□□,功名口宜速崇☆□☆。壮士怀口愤激☆☆□□□,安能守虚口冲?乘我大口苑马□☆□□☆,抚我繁弱弓☆□☆。长剑横口九野□☆☆□☆,高冠拂口玄弯□□□☆☆。慷慨成素霓□□□□,啸托起口口清风□☆□□□。震响口口骇八荒□□☆,奋威哩四戎☆□□。口☆口口口口☆口灌口鳞沧海畔☆□□,驰骋大漠中□□☆。独步圣口明世□□☆,四海称英雄该诗继承了建安慷慨之音□☆□☆,借诗中壮士形象抒口发了追求功名的热望和建功立业的豪情□□☆。 儒家思想对士人的影响是普遍性的☆□☆☆,尤其是晋初的社口会现实□☆□☆□,使潜藏在士人心中的用世思想也蓬勃口起来□☆☆□。潘岳是比较典型的口代表□□□☆。由于潘岳晚年“望尘而拜”为人不耻□☆☆,故史口传说口他“性轻躁☆□☆,趋势利”☆□☆□☆,这主口口口要是指潘岳永熙元年(公元290年)以后的表现□☆☆□□。在永熙元口口年以前□□□☆☆,潘岳并无口太大劣口迹□□□☆□,反而“是一位富有才华口和口进取口精口神☆□□□,但因不谙沉稳练达的处世之道而长期沉沦下僚的青年口才士”潘岳在做河阳令期间□□□□,“勤于政绩”;任尚书度口口支口郎时☆□□☆,与挚虞反复讨论古尺今用问题;还曾上《九品议》☆☆□☆,反对“争竞”之弊□□□。潘岳在《家风诗》《河阳县作诗二首口》《在怀县作诗口二首口》中都表现出强烈的功名欲念□□□□。不可否认□☆☆,潘岳的进取口精神主要是谋求个人功口名☆□☆□,但同时也包含着谋求王朝兴盛的一面☆☆□。在《河阳县作诗二首》中诗人描写了河阳县的美好景色与生活:“长啸归口口口口口东山☆□☆□☆,拥来口口褥口口时苗☆□□。幽谷茂口纤葛□☆☆,峻严敷口荣条□☆☆。落英陨林趾☆☆☆,飞茎秀陵乔”□☆□☆☆,但诗人口仍胸口怀强烈的责任感:“谁谓邑宰口口轻☆☆□☆☆,令名患不劲□☆□☆。人生天地间☆☆☆,百年孰能口要”□☆☆,“福谦口在纯口约☆☆□□,害盈由矜骄□□☆☆。虽无口君口人德☆☆☆□,视民庶口口口不恌”☆□☆□☆,“岂敢口口陋微口官□□□,但恐泰所荷”☆□□,渴望口口作口出一番成口就□☆☆☆,建功立业☆□□□。性格闲静儒雅的口张载☆☆□,在咸宁☆☆□□□、太康年间☆☆□□□,受时代精口口口口口神口的感召□☆☆,也有过壮怀激口烈☆☆☆□、慷慨激昂口的表现☆□□。其《榷论》开篇便曰:“夫贤人君子将立天下之功□☆☆,成天口下之名□☆☆□,非遇其时□☆□□,易由致口之哉?”作者口开门口口见山☆☆□□,提出“功”“名”二字□□☆,并冠以“天下”之饰☆□☆☆,显示口口出强口口口口烈口口的功名口心□☆☆☆。接着征口口引史事□□☆,列举大量因遇其时而立功扬名的事例☆□□,说明一种常见的社会口历史现象:“时平则才口口伏□☆□,世乱则奇用☆□☆。”这篇政论写于咸宁元口口年(口公元275年)☆☆☆□,作家出仕口之前□□□,表现出欲立功有为☆□☆☆、获得口用武口口之地的迫切心口情□□☆☆☆,这正是晋初大部口分士口人口的政治理想□☆□□☆。 综口上所述☆☆☆□□,儒学在西晋的地位虽不如两汉时期那样达到鼎盛☆☆☆,并受到口玄学冲击☆□□□□,但儒学亦受到统治者的正面提倡□☆□,仍占据显口要地位□☆□□,并保持了儒家原有的以道自任☆□☆、经世治国的精口神品格□☆□,对晋初士人和文学产生了积口极的影响□☆□☆。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浅谈西晋初期儒学对文学的影响的论文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