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科举到科学:中国本世纪初的教育革命的论文

  从科举到科学:中国本口世纪初的教育革命的口论文

  【内容提要】中国传统社会中采用八股取士的科举制度□□□,导致知识分子的价值取向与社会发展的需求相背口离□□☆,阻碍口了西方科学在中口国的传播和科学教育的发展□☆☆□。维新运动时期从日文汉字引入的“科学”概念□☆□□☆,是作为口科举的口对口立面口提出来口的☆☆☆□☆。在清末新政口运口动中☆□☆□☆,全面引进日本的学制和教材□☆□,这场教育革命启动了中国人从传统儒学知识结构向现代科学知识结构的全面口转变□□☆,科举制度也随着科学教育的迅速发口展而消亡□□☆☆。【关键词】科学/科学教育/教育革命/科举制

  【正文】晚清洋务运动时期☆□☆☆,“西学格致”作为“夷之长技”传入中国□☆☆,它在具有价值口口判口口断口意义的“道器”☆□☆□、“本末”□☆☆☆、“学艺”之类口口的口传统文口化口口口范畴中☆□□☆□,处在器☆☆□☆、末☆☆□☆□、艺的地位□□☆☆。1897年11月□☆☆□,康有为编口录《日口口本书目志》时☆☆☆□,第一次把日文汉口字“科学”引入中文☆☆□,[1] 并在给光口绪口皇帝的戊口戌口奏折中写道:“宏开校舍□□□☆,教以科学□□☆☆,俟学口校口口口尽口口开☆□☆,徐废科学□☆☆。”[2]口这一时期的“科学”□☆□☆☆,明显是作为口科举的对口立面口提出口的☆☆□□, 从科举教育口走向科学教育的新陈代谢☆□□□☆,是一场从传统走向现代的教育革命☆□☆。一☆□☆☆、科举挡了科学的路如果把历史的长焦镜头拉向19—20世纪之交☆☆□☆,去窥视一下本世纪几位风云人物青少年时期的求口学情况☆□☆□☆,我们可以看到——生于1893年的毛泽东□□☆☆,在1902年春☆☆☆☆,入南岸私塾☆□□☆☆,先读口《三字经》□□□☆,接着读《幼学琼林口》☆☆□☆、《论语》□☆□☆、《孟子》□☆□、《中庸》☆□☆□☆、《大学》□□☆☆☆。生于口1892年口的郭口沫若□☆☆,从6岁口入家塾读口《三字经》“发蒙”起步□☆□☆□,后来口口白口天读经□□☆☆、晚上读诗□□☆□,到1902年开始口学做经义策论☆☆□□。生于口1891年口的胡口适□□☆☆☆,4岁入塾☆□☆□□,在1895—口1904年间□☆☆, 他口依次口口读的口是《孝经》☆□□☆、《小学》☆☆□□□、《论语》☆☆☆□□、《孟子》☆□□□☆、《大学》☆□☆□□、《诗经》□☆☆、《书经》☆□☆☆☆、《易经》口口口口和口《礼记》☆☆☆☆□。Www.11665.Co口m生于1889年的翁文灏□☆☆,6岁入塾☆□☆,从读口《口千字文》□☆□☆、 《幼学琼林》开始□☆☆□☆,接着读《论语》□☆☆☆、《孟子》等经书□□☆☆,1902年在鄞县应试☆☆□□☆,中了秀才□□□□☆。生于1887年的蒋口介口石□□☆☆,6岁入塾☆□□,8岁口读口《大口口学口》☆□□☆□、《中庸》□☆☆☆☆,9 岁口读口《论语口》□□☆、《孟子》□☆☆☆☆,11岁读《春秋左传》☆☆□☆,13岁读《尚书》☆□☆□☆,14岁读《口易经口》☆☆□,15岁(1905年口)读《左传口》☆□☆,同年夏曾到口奉化县城口去“应童子试”☆☆□☆☆。如此生涯□☆□☆,叫做“幼习举业”□☆☆□,是自口隋唐沿袭下来的科口举口制口度所确定的启蒙教育和初口口级教育□☆☆□□。在19世纪中叶由清政府上层发动的洋务运动□□☆□,与鸦片战争之后新教传教士们口的努力口相衔接□☆□,西方科学在中国传播的又一次高潮已经持续了多年☆☆□☆□。墨海书馆□☆☆□□、江南制造局☆□☆□、格致书院☆□□☆☆、同文馆□☆□☆□,船政学堂☆☆☆□☆、水师学堂☆☆□☆、天津口口大口口口学口口堂□☆☆、京师大学口堂……☆□☆□☆,译书制器□□□,传业授徒□☆□□,寸累尺积□☆□,历历在目☆□☆。然而☆☆□□□,为什么上述人等所受教育还是从《三口字经》和《四书口口五经》口起步呢□☆☆☆?说来也口简单得很☆☆☆☆,洋务运动中鼓捣那些洋玩意儿的人□□☆□,在中国读书人口中☆□□☆□,只占口很少口数□□☆☆☆,从洋务机口构中出道的人☆□□,在社会上是没有地位的☆□□□。同文馆的首届毕业生张德彝☆□□□,即便是后来官口至驻口英大使☆☆□□□,又曾当过光绪皇帝的口英文老师☆□☆☆☆,但他最终还是带着沉重的自卑感告诫子孙:“国家以读口书能文为正途…口…余不学无口术□□□☆,未入正途☆☆□□,愧与口口口正途为伍;而正途口口亦间藐与为伍□☆□☆。人之子孙☆□□□□,或聪明□☆□,或愚鲁☆□□□☆,必以口读书为要务☆☆□□☆。”[3]这位张老先生所说口口的“读书”☆□□☆☆,是指口读《四书口五经口》;他所说的“能文”□□□☆☆,是指口能写口八股口文;他所说的正途□□□,是指要在口科举口道路上得个进士☆☆☆☆□、至少是个举人的出身(或称口口作“功名”)□☆☆□,否则口在官场中就会口被口人口看不起☆☆□,自己也觉得低人一头□□☆。用如今的眼光看19世纪下半叶的中国☆□□,严复该算是最有学问了口吧□☆□☆?但是□☆☆☆☆,想当初他不过也是因为家境贫寒□☆☆□、走投无路才去读了洋书的☆□☆☆。 13岁考上了免费的福州口船政学堂☆☆□□☆,后来被派到英国留口学☆□□□。1880年被李鸿章调往天津北洋口水师学堂任总教习□☆□□□。而令现代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位全国闻名的海军学校的教务长☆☆☆,却在五年之后特地跑回老家福口建去考举人□□☆☆☆,结果没考中☆☆□☆□。他回口天津口升任了“会办”(副校长)之后☆□□☆☆,又于口1889☆□☆□、1890年接连去北京赶口考□□☆☆□,1893年再次回福建乡试□□□☆□,全都名落孙山☆□□☆☆。这就是说□☆☆□☆,国中口口当时这位最懂西方科学□□☆☆☆、胜任专科学校校长的稀有人才☆☆□□,其社会地口口位还抵不上一名会写八股文的举人□☆☆☆。同是在1889年口进入考场□□☆□☆,蔡元培却中了举人☆□☆□□,接着在1892年中了口进士□☆☆☆,随后又进了口翰林院□☆☆□☆。此前☆□□☆□,他对口西学并无口所知☆☆□□,只是在签口订《马关条约》口之后的举国一片救亡声中□☆☆☆,他受到了触动□□□,才开始在翰林院中自学《电学入门》和《化学启蒙初阶》之类介绍科学abc的读本□□☆。按今天我们理解的知识水平衡量☆☆☆☆,19世纪末的严复是高于蔡元培的□☆□。但是□□☆☆☆,按当时的评价尺度□□☆☆,他们的社会地位排序则是蔡元培远远高于严复☆□☆☆☆。历史就是这样跟人们开玩笑□□☆□,以译介《天演论》等西口方名著把中国人的天道观念搅个天翻地覆的启蒙大师严复☆□□□,是没有“功名”的;而沿着科举之口口路登口上士口林之巅的蔡元口培□□☆,却是在坐热了翰林院的椅子之后才觉悟到需要寻找启蒙知识的门径□□☆。近代科学□□□☆,寄身在科举制度的屋檐之下☆☆□□☆,怎能昂首□☆□□☆,何以阔步□☆□☆?□☆☆□□!世界史上的近口代科学是口口口欧口洲口科学革命的产物□☆□。 这场科学革命以口1543年出版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为起点标志☆☆☆,以1687年出版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为终点标志□□□。这一百余年间☆□□,除了由口口口口认口识论☆□□□☆、方法论的革命带来的科学知识体系的口质变之口外☆□☆☆☆,还实现了科学的体制化□□□。从此以后□☆□□,科学就以一口日口千里的速度向前发展☆□□□☆,世界列强从科学成果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也纷纷用科学标榜自己的文明和强大□☆□。正当哥口白尼□☆☆□、维萨留斯□□☆☆、伽利略☆□□、哈维☆☆□、牛顿□☆☆□、笛卡儿这些科学巨星腾上天空口而发出耀口眼光辉的时候□☆☆,中国的童生士子们却经年累月地蠕动在应试赶考的黄土路上□□☆□□。中国士口人们的人生理想☆□□□□,是儒家口经典提出的“齐家治国平口天下”☆□☆,而要实现这个口理想□☆☆☆,就须入仕口途□☆□□☆,按科举制的口选官程序和口标准一步一步地爬台阶☆☆□。科举制□□☆□☆,意味着对社会中全体读书口人的平等□☆□,可以不问其口出口身□☆□☆、财产和口地口位☆☆☆☆□,只要按时参加考试☆☆☆□,就可以根据其考口试成绩来决定其未来的前途□☆□。作为封建社会口选官制口度☆□☆☆☆,这种科举口制□□□,与前口有的只重世族门第的选举制度相比☆□☆☆□,它本来是社会的一个重大进步☆☆☆□□。但是☆□□□,在后来的口发展中☆☆☆,科举制并口没有充分发挥它造就人才的作用☆□□,反倒是逐渐变成了束缚和扼杀人才的桎梏□☆□☆。就在西方发口生科学革命的同一时期☆□□□,中国明清两代的士子们在考场上比试着如何写好八股文(还有试帖诗和小楷字)☆☆□☆□,文章要“代圣人立言”☆□□☆,立言的材料则主要依据于朱熹的《口四书集注》☆□□☆。在五个多世纪里☆□☆□□,千千口万万有读书条件的人们☆□□☆,从儿童口启蒙时起☆□☆□,就开始接受这种训练□☆☆□,用他们口的身躯筑起了华夏特有的人才口金字塔□□☆☆。不屈口不挠的应试者们踏着秀才□□☆☆☆、举人和进士台阶☆□☆□,走进士大夫阶层☆□☆□☆,成为维护皇权社会的官僚队伍的中坚力口量☆□□□。进士经过殿试能被点翰林者□□☆☆,就算口是登上了科举口制金字塔的最顶层□☆☆,他们口将从事最荣耀的工作□☆□,如给皇帝当教师☆☆□□,为皇帝拟诏书☆□☆☆,也最有机会出任国家最高口层的官员☆□☆□。就是这样一条口狭窄而拥挤的路☆□□☆,诱使一代一代口的读书人耗尽他们最口宝贵的年华☆☆☆☆□。占据他们头脑的尽是口圣贤的伦理口纲常信条□□☆,即便是涉及到自然界□☆☆,也要牵强附会地给出伦理口化的解释☆□□☆☆,很难谈得上对自然规律的深入探究☆□☆☆□。人们或许会口问☆☆□□☆,晚明时期口不口口是也曾出现过一段传统科学的辉煌吗☆□☆?不是口有过口李口时珍□□☆☆☆、徐光启□☆□☆□、宋应星□☆☆□、徐霞客这样的一口批人物吗☆□□☆?根据对晚明这四大名人传记的考察☆□□,徐霞口客连个秀才也没得上☆□☆☆,李时珍没考上举人□□□□☆,宋应星是未中进士□□☆□,他们的巨口著都是在科场失意后的产品□☆☆☆☆。徐光启登上了士林之口颠□☆☆,但他的《农政全书》是在赋闲时期完成的□☆□,也与科举教育无关□□☆。[4]值得注意的是☆□☆□□, 他们都口对科举制度采取了消极回避或是积极批判的态度□☆☆。宋应星在《进身议》一文中发泄不满:“凡属口制科中人……声应气求□□□☆☆,仍在八股文章之内□□☆☆□,岂出他途□□□☆?”他更在《开工开物》一书口的序中宣言:“丐大业口文人口口弃掷案口口头□☆☆!此书于功名进取毫不相关也□☆□□。”当崇祯皇帝向徐光启询问如何看待八股考口试时☆□□□☆,徐直截了当地回答:“直是无用☆□□。”他在给自己儿子的一口封口家信中更是带着自口嘲的口口吻说:“我辈爬了一生的烂路☆☆□,甚可笑也☆☆□。 ”因为口他口口是在43岁上才中了进士的☆□□□,“爬了一口生的烂路”□□□☆☆,当是指他口口科举应口试的路☆□□☆。继明而清☆☆□□,承袭口了口八股取口士的科举制☆□□。洋务运动口时期在科学技术上有所作为的几位人物也没有跃口过龙门☆□☆□。李善兰因他“于算学用心口极深”而乡试落第;徐寿参加过童生口考试☆☆□☆,落榜后则去专研格口物致知之学;华蘅芳口口更是背不口好章句□☆□,写不出八口股文章☆□☆☆☆,“累试不口获口一售”□☆☆□□。与晚口明口的四大家相比☆☆□,他们已经入了近代科学的门径☆☆□,对科举制也口就有了更多口的疏远或批判☆□□。二☆☆☆、引进日本口的近代教育制度甲午战败后的1895年5月☆□☆□, 深受八股口考试之害的严复在《救口亡决论》一文中开篇即说道:“天下理之最明而口势口所必至口者□☆☆,如今日口中国不变法则必亡是已□☆□☆。然而变将何先☆☆☆☆□?曰:莫亟口于口废八股☆□□□☆。夫八股非自能害国也□☆□□□,害在使天下无人才□☆☆□□。”[5]口1898年梁启超等公车上书《请变通科举折》中说得最为明了:“夫近代口口官口人☆□□□,皆由科举□☆☆☆,公卿百执□☆☆□,皆自此出;是神口口器口所口由寄□☆□☆,百姓所由托☆☆□,其政至重口口也☆☆□☆☆。邑聚千数百童生□☆□,擢十数人为生员;省聚万数千生员☆☆☆☆,而拔百数十人为举人;天下聚数千举人☆□□,而拔百口数口人为进士;复于百数进士☆□☆☆□,而拔数十人入翰林☆□☆□☆,此其选之口精也☆☆☆□。然内政外口交□□☆☆,治兵理财☆☆☆,无一能口举者□☆□,则以科举之试以口诗文楷法取士□□☆□☆,学非所用☆□☆□☆,用非所学故也……吾生童无专门口之学☆□☆□,故农不知植物□☆☆□,工不知制造□□□,商不口知万国物产☆□☆,兵不知测绘算数□☆☆□,妇女无以助其夫□□☆。是皇上抚有四万万有用之民☆☆☆,而弃之无用口之地□☆□□,至兵口不口能口口御敌☆□☆☆□,而农工商不能裕国☆□□,岂不口大可口痛哉”□□□☆☆。([2]☆☆□,79—80页)康有为的口断语是:“中国口之割口地败口口兵也☆☆□,非他为之□☆□□☆,而八口口股口致之也”☆□☆□☆。([2]□□□,78页)科举制不口口仅口仅是口教育制度☆□☆□☆,更是选拔官员的国家行政制度☆☆☆。改革科举制度也就理所当然地成口了维新变法的一个重要切入点☆□☆。维新短命□□□□,百日而夭☆☆☆。随之而来的庚子之口变和“辛丑和约”使中华民族陷入口了更加险口恶的境地☆☆☆☆□。慈禧口太后口为收拾残局☆☆☆□□,也不得口不搞出个“新政运动”来☆□□,并要口口群臣献口计献策□□☆□☆,“参酌口口中口西口政口要”进行变法☆□□□☆。1901年7月□□□☆, 湖广总督张之洞和两江总督口刘坤一联衔上奏的第一疏就是《变通政治☆☆□,人才口为先口》☆☆□☆,其中写道:“现行科举章口口口程☆□☆,本是沿袭前明旧制□☆□☆☆。承平之世☆□□☆☆,其人才尚足以口口口佐治口安口民□☆☆。今日国蹙患深□□☆,才乏文敝;若非改口口口弦易辙□□□☆□,何以拯此艰口口危☆□□☆☆!”[6]要救亡☆□□☆□,就必须变法;推行变法□□□,就必须解口决人才危机;解决人才危机□☆☆□□,就必须口改革口教育□□☆。改革教育□☆☆,最好模口口仿口的样板是日本□☆☆☆。日本在1872年出台的《教育基本法》☆□□,主要是依照法国的学制☆□☆□□,但全盘西化的学制在具体施行中受到口了强大的抵制☆☆□□,又不得不在1879年做了修订□☆□☆☆。此后“政府开始执行‘西方技术与东方道德’分离的政口策☆☆☆□□。国家的教育政策重新肯定传统的国学与儒教学校……只在技术及其实践的范围内进行教育的西化□☆☆☆,那就是课口程结构☆□☆☆□、教育方法与学校组织等☆□□。”[7]附图1904年的中国学制附图1900年的日本学制口一场中日甲午战争□□☆□□,清政口府把台湾□☆□☆、澎湖被割让口口给了日本□□☆□,紧接着就是列强从几处下手强占口或租借中国领土□☆□□□,瓜分中国之势加速了知识界的觉醒□☆□☆,单纯的悲愤和仇口外是于事无补的□□☆☆,一些人从中口日两国的比较中☆□□,意识到向日本学习变法图强经验的必要性□☆☆□☆,这体现在康梁变法时期□☆□□□,更体现在口新政运动时期□☆□。1901年5月☆☆□☆,罗振玉口在上海创办了《教育口世界口》杂志□□□□, 每月出口版两期□☆□☆☆。该刊以译介日本文章为口主□☆☆☆,尤其口是在口开办口初期☆☆☆□,从第口1卷口到第18 卷☆□□,连续刊载了84个口日本教育法规☆□☆□☆。后来又译载了50多本不同学科的教科书□□□□☆。1902年夏□□□☆,京师大学堂教习吴汝纶用四个月的时间赴日本考察教育□□□☆□,回国后出版了记口录考察情况的《东游丛录》□□□。这些资料为制定教育改革方案提供了比较充分的资料☆□□。[8]清政府于1902年8月颁行了《钦定学堂章程》(壬寅学制)☆☆□☆, 而真正付诸实行的是1904年1月颂行《奏定学堂章程》(癸卯学制)□☆☆。 把这个学制与1900年日本实施的学制加以对照☆☆☆□☆,就可以看出基本上口口是依样画葫芦口的□☆□☆。([8]□☆□☆□,96—97页)☆□☆□。中国最早的西式学堂口是由教会办口的☆☆☆□□,后经洋务派的努口力☆☆□,尤其是在维口新思口潮的驱动下☆□☆□☆,学堂不断增加☆☆☆,但终究比不过科举制的吸引力□□☆□☆,入读学生的数目非常有限☆□□□☆。这种情况直至清廷口颁布各种学堂章程之后有了迅速的改观☆□□☆。有统口计数字表明☆□□☆☆,在新式学堂中入学的学生总数□☆□☆,1902年为6912人□□□☆,1903年口为31428人☆□□☆,1904年为99475人☆☆□□☆,1905年为口258876人☆□□☆□。[9]口此口时科举与学堂并口存☆☆□□,从绝对口人数上看□□☆,学堂的人数仍占少数□☆☆□, 但科举口已到了末路□□☆☆□,学堂却口如日东升☆□☆。三☆□□☆、知识体系的转变癸卯学制以清政府的政令下口达☆☆☆,将全国教育纳入了统一的轨道□☆□☆□,其影响不仅仅限于在它法律上生效的8年之内□☆☆□☆。 它口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系统的学制☆☆☆☆,具有从传统走口向现代的革命意义☆☆□□□。从文化史和科学史的角度看□□☆□□,它标志着中国口人知识结构的巨变☆□□□☆。为了了解这口口一口革命性变化☆□□□□,下面把癸卯学制中普通学堂的有关系科设置做一介绍☆□□,对自然科学部分介绍略详☆☆☆□□。[10]

  (一)初等小学堂□☆☆,7岁入学□□☆,五年为限☆☆□☆□。课程有口修口身☆□☆□, 读经讲经□☆☆□☆,中国文字□☆□☆,算术☆□□,历史□☆☆□,地理□☆☆☆☆,格致☆☆□□□,体操等☆□☆☆□。对算术课口口口教学内口容的规口口口口定是:其要义在使知日用之计算□☆☆☆□,与以自谋生计必需之知识☆☆□,兼使精细其心思☆□☆☆。当先就十以内之口数示以加减乘除之方☆□□□☆,使之纯口熟无误□□☆☆,然后渐加其数至万位而止☆□☆□☆,兼及小数;并宜授以口珠算以便将来寻常实业之用□□□☆。对格致口课教学内容的规定口是:其要义在使知动物植物矿物等类之大略形象质性□☆□☆□,并各物与人之关口系□□☆☆□,以备有益日用口生计之用□☆☆□。惟幼龄儿口童☆☆☆☆,宜由近而远□□☆,当先以乡土口格致□□☆。先就教室中口器具□☆□、学校用品□☆☆□、及庭园中动物植物矿物□☆□☆,渐次及口于附近口山林川泽之动物植物口矿口物☆□□,为之解说其生活变化作用☆☆□☆。(二)高等小学堂□□☆☆□,以四年为限☆□☆。课程基本口上口与初小相同☆□□。算术其要义在使习四民皆口所必需之算法☆□□☆☆,为将来口自谋生计之基本□☆□☆。教授之时☆□☆☆□,宜稍加以复杂之算口口术□☆□☆☆,兼使习熟运算之口法☆☆□□□。格致其要义在使知动物植物矿物等类之形象质性☆☆□,并使知物与物之关系□□☆☆□,及物与人相对之关系☆□☆□,可选于日用生口口计及各项实业之用□□□□☆,尤当于农业工业所关重要动植矿等物详为解说□☆□☆,以精密其观物察理之念☆□☆。(三)中学堂☆□□,以五年为口限☆□☆☆。课程有修身☆☆□□□,读经讲经□□☆□,中国文学☆☆☆☆,外国语☆□□□,历史□□☆□☆,地理□☆☆☆□,算学☆□☆,博物☆□□☆,物理口口口口口及口口口化口学□☆☆☆,法制及口理财☆☆□□,图画☆□□☆,体操□□□。算学先讲口算术(外国以数学为口各种算法总口称……而其中以实数计算者为算术☆☆□☆,其余则口口为代数□□☆□□、几何□□□☆☆、三角……)口其笔算口口讲加口减乘除□□□□、分数小数□☆□□□、比例百分算□☆☆☆,至开平方开立方而止;珠算讲加减乘除而止□□□□☆。兼讲薄记之学□☆☆□,使知口诸口帐簿之用法☆☆☆□☆,及各种计算表之制式;次讲平面几何及立体几口何初步□☆□☆,兼讲代数□□☆☆□。凡教算口学口口口者□□□☆□,其讲算术□☆□□,解说口务须详明□☆□□☆,立法务须简捷☆☆□,兼详运算之理☆□☆☆,并使习熟于速算☆☆☆□。其讲代数☆□□☆,贵能简明解释口数口理之问题;其讲几何□□☆□,须详于论理☆☆□,使得应用于测量求积等法☆□□。博物其植物当讲形体构造☆☆□,生理分类功用;其动口物当讲形体构造□☆□□□,生理习性特质□□□,分类功用;其人身生理当讲口身体内口外之部位☆☆□,知觉运动之机关口及卫生之重要口事宜;其矿物当讲重要矿物之形象性质功用□□□☆,现出法☆□☆□、鉴识法之要口口略☆☆☆□☆。凡教博物者□☆☆☆□,在据实物标本得真确之知识☆☆□☆,使适口于日用生计及各项实业之用□□□☆☆,尤当细审植物动物相互之关口系☆□□□,及植物动物与人生口关系□□☆☆。物理及化学讲理化之口义☆☆□☆□,在使口知物质自然之形象并其运口用变化之法则☆☆□,及与人生之关系☆☆☆,以备他日讲农工商实业及理财之源□☆☆□□。其物理当先讲物理总纲☆□☆,次及力学☆□□☆□、音学☆☆☆□、热学□☆□、光学☆□☆、电磁气;其化学当先口讲无机化学中重要口口之诸口元质及其化合物☆□□,再进则讲有机口化学口之初步□□☆☆,及有关实用重要口之有机物☆☆☆。凡教理化者☆□□□☆,在本口诸口实口验□□□☆□,得真确之知识☆☆☆□☆,使适于口日用生计及实口业之用□□□☆□。(四口)高口等学堂□□□☆,以三年为限□☆□☆□。分三类☆□□□□。一类为口口经学科☆☆☆☆、政法科□□□□、文学科□□☆、商科等;二类为格口致口口口科☆☆☆、工科☆□☆☆□、农科;三类口口为医口口科□□☆□☆。第二口类课程有11科:人伦道德□□☆☆,经学大义□☆☆,中国文学□□□,外国语□☆□,算学☆☆□□,物理☆□□□,化学□☆□□☆,地质矿物□☆☆,图画□□☆☆□,体操☆□☆□☆。根据将来升入大口口口口学口口口口的口不同☆□□,各自分别增加口与大学相对应的有关课程□□□☆。(五)大学口堂□□□□☆,一般以三年为限☆□☆☆□。下分设经学口口科大学□☆☆、政法科大口学☆☆□□、文学科大学☆☆□☆、医科大学☆□☆、格致科口口大口学☆☆☆□□、农科大学☆☆☆、工科大学□□☆、商科大学☆☆☆□。大学口之下设学门口(专口口业)□☆□。其中格致科大学分六门:算学门☆□□□、星学门☆☆☆□、物理学门□☆□□☆、化学门☆☆□、动植口口口口物口学口口口门□□□☆、地质学门□□□☆□。工科口大学口口分口九门:土木工学门□☆☆☆□、机器工学门□□☆、造船学门□☆□、造兵器学口口门□☆☆□☆、电气学门□□□、建筑学门□☆☆□☆、应用口口化学门☆□☆□、火药学门□□☆□、采矿及口冶金学口门☆□☆。农科口大学分四门:农学门□☆☆、农艺化口学门□☆□□☆、林学门□☆☆□、兽医学门☆□□□。医科大学口分二门:医学门□□☆☆□、药学门□□☆。关于口口口课口程口口设置□□□,仅以物理学口门为例口列出:物理学☆□□、力学□□☆☆□、星学☆□☆□、数理结晶学□☆☆☆、物理化学☆□□☆□、应用力学□□□☆☆、物理口口口口实验法☆□□□、化学实验□□□☆□、气体论□☆☆、毛管作口用论□☆□、音论☆☆□、电磁光口学论☆☆□☆□、理论物理学演习□□☆☆□、应用电气学☆☆□□、星学实验□☆☆□、物理星学□□□□、微分积分☆□☆☆、几何学☆☆□☆□、微分口方程口式口口口论及口椭圆函数论☆☆□□□、球函数☆☆□□、函数论□□☆。大学堂口口之口内口还拟设口口通儒院☆☆☆,以“造就通才为宗旨”☆□□,“为研口究口各科学精深义蕴☆□□,以备著书制器之所□☆□☆。”上述的高等口学堂相当于大口学预科□☆□,分科大学相当口于“学院”☆☆☆□□,学门口口相口当于“专业”□□☆□□,通儒院口相当于“研究生院”☆☆☆☆□。从中已可以品口出“现代”的味道了□□□。这几乎就是从日本拷贝来的一套教育口标准☆☆☆□□。这些章口程口的公布☆☆☆☆,使全国各地开设学堂时有所遵循☆□□☆,实际上□☆□☆□,学堂初兴口口时□□☆□,困难很多☆□□,不会真是口口口那口么“标准”的□□☆☆☆。连国家重点保证口的京师大学堂都完美口口不起来☆□□,惶论其他☆☆□□□。至于通儒口院☆□□☆,更是空中口楼阁□☆☆☆☆。因为☆☆□□,最实实口口在在的□☆□☆☆,还是要从娃娃抓起☆□☆□,要先办小学堂和中学堂☆☆□□☆。如果我们回到本文的开头□□☆☆□,让历史的口长焦镜头继续追寻那些“娃娃”的足迹□□□,我们就可以看到——蒋介石于1903年进了口奉化县的凤口口麓学堂□☆☆,开始接受口新式教育□□□□☆,开设有英文□□☆、算学等新课口目☆□□。但因仍以传统口的经☆☆□、史为主☆□□,学生们则要求得到更口口多口的新知识☆□☆☆,因此口闹起了口学潮☆□☆□,蒋是其口中的领头人物☆□□☆。郭沫若于1903年在读家塾□□□,但受口大形势口的影响□☆☆☆,家塾口所口用课本亦有很大变化☆☆□,大都采用“各种上海出版的蒙学教口科书☆□□□☆,如格致□□☆☆、地理☆□□□☆、地质☆☆□☆、东西洋史☆□□、修身□☆□□☆、国文等等”☆☆□☆,还有一口口部口口《笔算数口口口口学》□□□。胡适于1904年口到上海进了梅溪学堂□☆□□☆,课程有国文□☆□☆☆、算学口和英口文□☆□☆。秀才口翁文灏于1906年考进口了上海的震旦学院☆☆☆☆☆,所设课程有法口文☆☆□□、算学☆□□、口☆口口☆口物理☆☆☆、博物☆□☆☆☆、哲学□□□☆☆、史地等☆☆☆□。毛泽东生活口口口在偏僻的口小山村口中□□☆☆☆,读了多年口私塾后☆□☆□,到1910年才有机会口离家远走☆□☆,进了湘乡县口东山新式高等小学堂☆□☆□。前人在习举业的过程中☆□□☆,接受的是重伦理实践的儒学知识体系□□□,《四书五经》所口灌输的“格致诚口正修口口齐治平”的政治理想口和行为规范☆□☆☆,塑造了一代又一代的读书人☆☆□。但他们并不学习科学口技术知识□☆□□□,中国古代口并没有概括科学知识整体的语汇□□☆☆☆。当童生口士口子们跃过龙门☆□□□□、登科入仕之后□☆☆,大多数口口的进士□☆☆□☆、状元□□☆☆□、翰林也并非是富有创造性的口经世之才☆□☆☆。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口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被历代志口口士仁人奉为格言☆□□☆□,不过□□☆□,这种忧患意识所维系的只是一个稳定的社会☆□☆☆,而不是一个进口步发展的社会☆□☆☆。中国社口会的停滞不前☆□□□,与儒学知识体系的无进步是互为因果的□☆□☆。经学以古口代圣贤为道德学问的顶峰☆□☆□,后世的任务只在于注经口和实践□□☆。在经学自身的封闭体系之内缺乏更新□☆□☆☆、分化的动力☆☆□☆□。中国一旦被动地迈入开放的世界□□☆□,外来文化的冲口击就将撕口裂那处于日趋萎缩中的旧知识体系□□☆。徐光启在17世纪初顶着夷夏之防的压力☆□□,给西方科学做了儒学包装□☆□□☆,称之为“格物穷口理之学”;康有为在19世纪末捧着变法救口亡的奏折☆☆□☆☆,给西方科学以一个与中国儒学相并立的地位;清政府在口20世纪初颂布了推行新政的命令□☆☆,在林林总口总的学科世界口里☆☆☆,儒家的经学已变成诸多学科之口中的口一“科”☆☆☆□。20世纪初中国口口学生手中的课本改变了□☆□□☆,这种改变意味着中国的教育发生了一口场口真正意义上的革命☆□☆,其实质是从儒学知识体系向科学口知识体系的转变☆□□。不管是口毛口泽东☆☆☆□、郭沫若□☆□☆□,还是蒋介口口石☆□□、翁文灏☆☆□、胡适□☆☆,在他们的求学口时代有幸赶上了这口场教育革命□□☆□,这就决定了他们将成为口中国历史上与传统儒者永相揖别的新一代□□☆,从而可能有声有色地登上了20世纪中国的政治和文化舞台☆☆☆。四□□☆☆、“科学”与科举的胶着口与分离推口口行新政□☆□☆☆、颁布学口制之初□☆□□☆,张之洞等提出了一个用心良苦的改革方案☆☆☆☆,意在逐步用口学校取代科举☆☆☆。具体口计划口是□□□☆,乡试(口考口举人)□□☆□□、会试(考进士)都按原来的三年一科□□□□□,每一科减少科举取士的三分之一☆□☆□,把这些名额用于学堂取士□□□□。三科过后□□☆□,科举将归于消灭□☆□□□,未来的“取士”将完全口依赖学校□☆□。按张口之洞的口时间表□□☆☆,从第一科取举人☆☆☆,到第三科口取口进士☆☆☆□,学堂取士与科举取士的双轨制还要实行10年口时间☆□□。可是□□□☆☆,在内外交困口的形势口面前☆□☆□,这十年时光已嫌太长□☆□☆。1905年9月口2日□☆☆☆,袁世凯☆□□、赵尔巽□☆☆□、张之洞等口上口奏:“臣等口默口观口大局☆□□,熟察时趋☆☆□☆□,觉现口在危迫情形☆□□☆,更甚曩日□☆□□,竭力振作□□☆☆,实同一刻千金☆□☆□,而科举一日不停☆□□,士人皆有侥幸得第之心□☆☆,以分其砥口砺实修之志☆□☆☆。……迟至10年□☆☆,甫停科举☆□□☆☆,学堂有口迁口延之口口势☆□☆☆□,人才非急切可口成□☆☆□,又必须20余口年后□☆☆☆,始得多士之用☆□□☆。强邻环伺☆☆☆□□,岂能我待☆□☆!”这一奏章当天即得批准☆☆□☆□,口☆口口☆口持续了千余年的科口举制就这样被废除了☆☆☆☆□。从此以后☆□□☆,青年学子要想奔前程☆□☆□,就只有进口新学堂这一条路□☆☆□。从政府的角度口来说☆☆□,虽然教育内容已变□□☆,但激励方式口还是给新“读书人”以旧功名☆□☆□☆,依然是“举人”□□□、“进士”这一口口口套口口口口口名口堂□□☆。这是新旧体制交替演变的转型时期的特有景观☆☆☆。甚至在废除科举制口两年之后还有人向皇上递呈☆□□,提出“请变通口学务□☆□☆,科举与科学并行☆☆□,中学与西才分造☆□□☆☆。”[12]由此足以想见☆□☆☆,新教育制度的口发展☆☆☆□□,必然是在逐步克服社会中科举制惯性阻力的斗争中艰难前进的☆□□☆☆。当时国内只口有口三所大学堂□☆☆□,却多年难口得见培养出真正的大学毕业生来□☆□☆。20世纪口第一个十年的口中国☆☆☆,主要是打中小学的口基础☆□□☆□,大学生的培口养几乎全部是依靠口留学教育□□☆。在此期间回国口的留学生不一定能够学以致用□☆☆□☆,但“学而优口口则仕”的古训依然有效□□☆☆☆。清政府为了表示鼓励留学□☆☆☆□,口☆口口☆口首先想到的就是给他们以举人□☆☆、进士口之类的口头衔☆□☆□。在科举制废除之后□☆□☆☆,不仅每年要举行一次归国留学生考试☆☆□☆□,而且还要对一些“老”留学生补行落实这项口政策☆□☆□。多次奔波考举人未中的思想家严复和从海外归来的文化怪杰辜鸿铭□☆□□☆,就是在1910年被授予“文科进士”的☆☆□□,因主持修建京张铁路口口而名闻中外的詹天佑则被口授予了“工科进士”☆☆□□□。废除科口举制口的结果是口断了旧读书人的香口口口口火☆☆□☆,要前途就只有习新学□□☆☆,因此口留学大潮汹口涌澎湃□☆□。这又带来了一个新问题□□☆□☆,留学生人数暴涨□☆□,待补口官员名额有限□□☆□☆,即使得了进士头口衔也并非都有官可做□☆☆☆。清廷不得口口不想出一个新的对口策□□□☆,1911年9 月口拿出了一个将“读书”与“做官”相分口口离的方口口案□☆□□☆,停止各学堂的实口官奖励☆□☆□☆,又迁就旧习惯所推崇的“功名”□☆□☆☆,规定口归国留口学生中经参试及格口的大学毕业者可称进士□□□,高等学堂(相当于高中)毕业者可称举人☆□☆□□。后来成为我国地口质学先口驱者的几位人物中□☆□□,恰巧是口在这一年被指定参加口考试的□□□☆。10月4日发榜□□☆, 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理学院地质系的章鸿钊□☆☆,毕业于英国的格拉斯哥大学的丁文江□☆□□,双双得了“格致口科进士”□□□☆☆,而那时刚口从日本大口坂高等工业学校(学造船)毕口业的李四光则是得的“工科进士”☆□□□。他们是中国历史上最口口后得到“恩赏”的进士☆☆□,在发榜6 口天口口口之后☆☆□☆☆,就爆发了辛亥革命☆□☆☆□,埋葬了口口封建帝制☆□□,也彻底地埋葬了口科举制□☆☆。

  【参考文献】[1]樊洪业:“从格口口致口到口科学”□☆□,《自然辩证口法通讯口》☆□□,vol. 10☆☆□☆,no.3□□□□☆,1988年☆☆□。[2]朱口有口@①主口编:《中国近代学口制口史口口料》□☆☆□□,第一辑☆☆□,下册☆☆□, 华东师范口口大学出版社☆□□,1986年□☆□☆□,第78页☆□☆☆☆。[3] 钟叔河:《走向世界——近代知识分子考察西方的历史》☆☆☆□,中华书局☆□☆,1985年□☆☆☆□,第91页☆☆□□。[4]口口口樊洪口业:《耶稣口会士与中国科学》□☆☆□□,中国人民大学口口出版社☆□☆,1992年□☆□☆□,第92—口95页□☆□。[5]王@口②主编:《严复集》□□□☆☆,第一册☆☆☆□,中华书局□☆□,1986年☆☆☆□☆, 第口口口口40页☆☆☆□。[6]舒新城口口编:《中口国近代教育史资料》上册□☆☆☆,人民教口育出版社☆☆□□,1981年☆☆☆□□,第47页□☆☆☆☆。[7]小口林口哲一:《日本的口教育》(徐锡龄☆☆☆☆□、黄明皖译口口)☆☆☆□, 人民教育口出口口版社☆☆☆□,1981年□□☆☆,第28页□☆□。[8] 口阿部口口洋:“向日口本借鉴:中国最早的近代化教育体制”(金光耀译)□□□□,《中外比较教育史》□☆☆,上海人口民出版社□☆☆,1990年☆□☆□□,第98页☆□□☆□。[9]口桑兵:《晚清学堂学生与社会变迁》□☆□□☆,学林口出版社□□☆,1995年□□□☆☆,第66页☆□☆☆☆。[10]有关教材内容的介口绍□☆□☆□,均引自舒新城编《中国近口代教育史资料》中册所收口各级学堂章程部分□☆☆□□。因篇幅所口限□□☆☆☆,这里不一一注出□□☆☆。[11]朱有@①主编:《中国近代学口制史料》第二辑上册☆□☆☆□, 第110页☆☆□□。[12]故宫博物口口院明清档案部编:《清末立宪筹备档案史料》口下册☆□☆□☆,中华书局☆□☆☆,1979年☆☆☆,第981页□□☆。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艺术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从科举到科学:中国本世纪初的教育革命的论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