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文化背景下的当代天津民间美术口☆口口☆

  都市文化背景下的当代天津民间美术

  孙志虹Sun Zhihong

   天津作为我国近代以来最早开放通商的国际化大都市之一□□☆□,在不断接受口西口方现代文明冲击和洗礼的同时□☆☆☆□,却又顽强地保留着颇具传口统特色的民风民俗口和各种民间艺术形式□☆□☆☆,素有“民间艺口术口之乡”的称誉□☆□☆☆。单就民间美术而言□☆□□☆,其在当代的繁荣与活跃程度远远超过了北京☆□☆□、上海□□□☆、广州口口等国内其他口大都市□☆□☆。以杨口柳口青年画☆☆□□□、泥人张口彩塑☆☆☆□、风筝魏口风筝为代表的天津民间美术“老三绝”不仅很口早就享誉中外□☆□☆,而且至今口仍代有传口承☆☆□☆,兴盛不衰;多种口民间工艺美口口术绝活如石口口雕☆□□☆□、木雕☆□□☆、彩塑☆☆□□、布艺☆☆□、瓷刻□☆☆☆□、制钮□□☆☆、蛋壳雕□□☆☆□、木榫工艺□□□、葫芦烙口口口口画等口人口才辈出☆☆□□,在国内口外民口间美术展览中屡创佳绩;而与百姓生活□□☆☆☆、民俗活动口结合紧密且又物美价廉的剪纸☆□□☆□、面塑□□□、灯彩☆□□☆☆、糖塑☆□□□☆、糖画等多种传口统民口口间美术形式更是有着口广泛口的群众基础☆□□☆,保持着相当可观的创作群体和消费群体□☆☆。

   一□☆□□、滋育于近代都口市文化背口景下的天津民口间美术

   天津具有600 余年的城市历史☆□□,而地处“河海之冲”“京畿门户”的地理口位口置使口其口在明清时期就成为北口方口重要的交通口枢纽□□□□□、军事要地和经济重镇☆□☆。近代开埠通商以口后☆□□,天津在数十年间迅口速发展为国内屈指可数的国际性大都市□□☆,工商兴旺□☆□☆□,富贾云集□□□,文人荟萃☆☆□□,移民汇聚□□□☆,逐渐形成口了中西交融☆□□、南北杂陈☆□☆□、雅俗共处口的文口化口格局□☆☆☆□。孕育☆☆☆、成长于口斯的天口口津民间美术□☆☆□,也展示出有别于传统口乡村乃至口其他城市的独特面貌☆☆☆。

   作为离北京最近的漕运中心和贸易港口□□☆□,天津自明清以来就显示出辐射口三北的强大经济活力□☆□,繁荣富庶程度为一般城口市所不及;近代开埠之后☆□□☆☆,随着经济□☆□□☆、政治地口位的不断口口提升□□□☆□,天津更发展成为仅次于上海的全国第二大都口市□☆☆,富商巨口绅盘踞□☆□□☆,奢华之风盛行☆☆☆□□。《津门杂记》载:“天津无沃壤口腴田□☆☆☆,民多以贾趋利□□☆☆□,人杂五方☆□☆,俗尚奢华☆☆□□☆。”①《新校天津口卫志》亦称口天津“迩来五方口杂处……口习尚口奢靡” ②☆☆☆,这种口崇尚奢华的风习自然会浸染到民口间美术的创作之中□□□☆☆。且不说已为当时上层口社会所竞口相赏鉴□□□、收藏的泥人张☆□□、风筝魏☆□□、灯笼王口口等口作品☆☆☆□□,皆以立意精妙□☆□☆、工艺考究□☆□☆□、风格雅致见长□☆☆☆,体现出都口市贵族追求华口贵☆☆□☆□、唯美的审美倾向☆□□,就连一般市井民众消费的年口画☆□□☆、剪纸□☆□、脸谱□☆□□☆、绒花□☆☆☆、灯彩等☆□□☆☆,也多无一般口口民间口美术口之口粗朴气息☆□□☆,口☆口口☆口而口透露出口工巧□☆□、精致□□☆□☆、华美的都口市口审美意蕴☆☆☆□。清末口民口国时期□☆☆□,天津东门内大街文庙牌坊下的“进宝斋花样铺”☆□□☆,以刻制和经营绣花花样□☆☆、节令花样和嫁妆衬纸为业□☆□☆☆,远近闻名□□☆☆,生意兴旺□□☆□。铺内口所售花样和衬纸皆精口工细巧□☆☆□,品种繁多且时有新样推出☆□☆,深受本城乃至外埠人士喜口爱☆□□☆。“进宝斋之精工刻口线□☆☆☆,有时纤细如发丝☆□☆□,尝见其彩色蝈口蝈□☆□☆、萝卜口等帘花□☆□□,贴之窗上□☆□□☆,阳光透过☆☆□□,红绿相映☆☆□☆□,跃然得趣☆☆☆□,尤以口马口尾口口口为口口虫口口首□☆□、为须角□☆☆□,更为生动□□□□。”③“此前口口我口见过的剪纸口大都朴实口厚重□☆☆□,极具乡口土味儿☆□☆□□,头一次见到这种剪纸□☆☆□□,很小的尺寸□☆□☆,清新灵透☆□☆□,尤其阳刻的线口条□☆□☆,简洁又精口口口细□☆□☆☆,婉转自如□☆☆☆,充溢着口流口畅的美☆□□☆□。” ④天口口津作为北方口最大的繁华都市□☆□,人们对于衣装鞋履☆☆□、居室户牖的装饰花样需求不仅数量巨大☆□☆□,而且有着趋时求新□☆☆、尚巧好奢的特点☆□□□□。“精工刻线”“清新灵透”的进口宝斋花口样□□□☆☆,正是迎合着都市市民阶层尤其是市井妇女的审美趣味而产生并得以兴盛的☆☆□。

   天津在历史上就是一座移民城市☆□□☆□。明初建立“天津卫”时□□☆☆□,就有大量官员和军口口人携家属口迁入☆□☆,从而口使人口骤增☆☆☆□。其后随着漕运和盐业的不断发展☆□☆,更有福建□☆☆□□、浙江☆☆☆□、江苏□□☆☆□、安徽□□□☆、河北等地的口口商口人☆☆☆☆、农户和屯垦士兵陆口续口来口津定居☆□□□□。近代以来☆□□☆☆,各方口口口口移民以“闯码头”的形口式涌口入天津☆□□☆☆,人口再次迅速扩大□□☆。“人杂五方”的都口市人口结构必然会导致多元并蓄的文化格局□☆☆,而由此派生出来的民间美术也具有口很强的杂糅性□☆□☆□。天津民间美术种类繁多□□□☆□,形式多样☆☆□,且能够口荟萃南北☆□□□☆、集采众长□☆□☆,深受各方人士的欢口迎和口喜爱☆☆□□。昔日杨柳青年画作坊中的许多画师来自山东□□☆☆、辽宁□□□☆、河北等地☆☆□,他们的绘画风格难免会口带有家乡画风的痕迹;清代晚期□☆□,著名上海画家钱慧安(1833—1911)曾在杨柳青镇住了一口年有余□□☆☆,并为“齐健隆”和“爱竹斋”两家画店绘制过上百口口种画口口样☆□☆☆,使杨柳青年画呈现出秀润☆☆☆、清雅的江南绘画特征□□☆☆,从而扩大了销路☆□☆□。第一代“泥人张”张明山(口1826—1906)不仅出生于浙江绍兴☆☆☆,而且口曾游口历上海□□☆☆、南京等江南地区☆□☆□,并与口上海画家任伯年(1840—1895)有所口交往☆☆☆□□,其人物彩塑亦颇具海口上绘画造型明快□☆□☆☆、设色简雅□□☆□、雅俗共口赏的特口点☆□☆。

   天津民间美术不仅体现出地域风格的杂糅性□□☆,而且能够以其广阔的都市视野吸纳宫廷美术□☆□☆、文人美术乃至西洋美术的相关成就☆□□□☆,从而显示出对不同派系文化口的强大包容性☆☆□☆。杨柳青年画受到清代院体画和文人画的口双重影响☆□☆,甚至大胆吸收西洋透视画法□☆☆,使人物活动场景呈口现出真实的空间效果☆☆□。灯彩本为大众性的美术口形式□□☆☆,却因为文人骚客的参与而提升了艺术格调和文化品位□☆☆□□。《津门杂记》载:“津地俗尚奢口口口华□□□☆☆,元旦至元宵□□□☆,城厢内外口擎灯出售者口密如繁星☆☆□□☆,十色五光☆☆☆□,镂金错彩…口…沿途口除路灯口外☆☆☆□,又张口挂口壁灯□☆□□,人物写生☆□☆,竟有出自名手者□☆☆□。并有骚人编悬灯谜□□☆☆,倩人摹射☆☆☆□,以遣雅兴□☆□☆。” ⑤有“名手”绘制灯画□□□,“骚人”编写灯谜☆□☆☆,灯彩为市井大众的民俗活动增添口了几口多口口文口人雅趣☆□□。而这种“俗”与“雅”的结合口与口互口口口动☆☆□☆,正是开放包口容□☆□☆、多元并蓄的都市文化的产物□□☆。

   总之☆□□□□,天津民间美术是在明清尤其是近代以来的都市文化背景下孕育和发展起来口的□☆☆□☆,因此其在保留着一般民间美术所共有的口大口众性和通俗性的基础口上又兼具精巧雅致□□☆☆、多元杂糅的都市文化属性□□☆☆。时至今日☆□□□,在全国城口市化乃至都市化进程不断加剧的时代浪潮之下☆☆☆,正是这种与生俱来的口都市文化属性□☆□□,赋予天口津民间美术在当代发展的内在动力和无限潜力☆☆□。

   二☆☆□□、当代天津民间美术的都市性特征

   当口代中国正在发生着由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后工业社会口的深刻转型□□□,而城市化口正是这一转型过程中最为显著的特征之一□□☆☆。作为农业文明产物的传统民间口美术一方面正在因乡村原生态生存环境的破坏而经受着前所未有的震荡和冲击□□☆,另一方面☆☆□□☆,也在随着城市的迅速发展而面临着新的空间和机遇☆☆□。但就我国目前的情况而言□□□☆,绝大多数城市未能及时调整民间美术的定位和发展口策略□☆□,使城口市中的民间美术普遍呈现出口创作人员缺乏☆□☆、消费规模口不足☆☆□☆☆、传承难以为继口的尴尬局面□☆☆,由此大大制口约了当代民间美术城市文化属性的形成☆□☆☆☆。相对而言□☆□,天津口民间美术在当代尤其是近年则呈口现出日益活跃的发展趋势☆☆□☆,不仅创作群口口体和消费群体在逐年增长☆□□☆□,而且更重口要的是□□☆,其在都市传统的浸染和广大市民的参与之下☆☆□☆☆,逐渐形成了自身独口口特的当代都市口性特征☆□☆□☆,从而显示出与乡村原生态民间美术迥异的价值取向和审美趣味□□□□。天津民间美术的都市性特征口主要口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当代天津民间美术的口创作群体主要口为具有一定都市视野口和文化素养的市民阶层☆☆□。目前在天津从事民间美术口创作的艺术家口以天津本市或周围郊县的城镇居民为主☆□□□,只有少量是来自山东□□□、河北□□☆□、辽宁等地区的外省城口口镇或农业人口☆□☆□。他们或生长于天津城区☆□☆,或很早就离口开家乡定居于此☆□□☆□,早已与这座城市的氛围相口契相合☆□☆,融为一体☆□☆。同时□☆☆☆□,他们的文化水平一般口也在初中以上□□☆,甚至有相当一部分口人接受过大中专教育□☆□☆。长期的都市生活背景和较高的文化素养使他们与生活环境相对闭塞□□☆□□、文化程度相对较低的农村艺术家在价值取向□□☆、审美好尚上表现出很大的不同□☆□□☆。与后者口相口比☆☆□☆☆,他们往往更能够准确地把握时代发展的脉搏和口市场变化的趋势☆☆□,创作出适应市井口大众实际需要和欣口赏口味的民间口美术作品□☆☆。

   其次☆☆☆,当代天津民间美术的消费群体也口主口要为市民阶层□☆☆☆。笔者春节之前曾数次走访汇集各种民间艺术品的天津古文口化街☆□☆☆,发现来此购买民间艺术品的消费者除天津本地市民外☆□□,还有少口量外地游客□☆☆。

   其中老三绝杨口柳青年画□□☆、泥人张口口泥塑□□☆☆□、风筝口魏风筝口和石雕□☆□☆、木雕☆□□、彩塑☆☆□☆☆、瓷刻等工口口口口艺较为复口杂☆□☆□、价格较为昂贵的民间口美术门类主要面向高端礼品市场□□☆,其购买者虽不是很多□□☆☆☆,但节日前还是出现了小的销售高峰;而剪纸☆□□□、面塑□□☆、泥塑☆□□☆□、糖塑☆□□□☆、糖画等民间口美口术口口形式因制作简单□☆□☆□、造价低廉受到了普口通市民的口广泛欢迎☆□☆。由于临近春节□□☆□□,天后宫广场口前的口剪纸摊位人满为患□☆□□☆,前来选购剪纸的天津市口民口摩肩接踵;周围口的口口面塑☆☆☆□、泥塑□□☆☆、糖画等口口摊位也口是人头攒动☆□☆□,顾客以口带孩子的家长口为主☆☆□□□,由于现口场制作需口要一定时间□☆□□□,许多人都在排队耐心等候□□☆☆☆。这种热闹火爆的景象让人感到天津市民对于传统民间艺术的热情并未因生活方式的变迁而有所消退□☆□☆☆,而是在节令习俗乃至日常活动中得以很好地保留和延续□☆□☆。

   第三☆☆☆☆□,当代天津民间美术的创口作题材口和内容呈现出明显向高雅文化靠口拢口的倾向□□☆☆☆。如果说乡村原生态民间美术注重表达最为原始□□☆☆、质朴口的生存诉求☆□☆☆☆,那么以天津为代口表的都市民间美术则更偏重于表现生活情趣和人文关怀□□☆☆☆,从而使其题材和口内容呈现出某口种文人抑或贵族美术的特征☆□☆。目前天津已举办过三届民口间艺术展□□☆□,从入选作品来口看□□□□,很少有乡村原生态民间美术所习惯于表现的生殖繁衍□☆□☆□、吉庆祥瑞等内容☆□☆☆□,更多口口的是文学☆□□☆、历史□☆☆、宗教口甚或政治题口材☆☆☆☆,如八仙过海□☆□、十八罗汉☆☆□☆、高山流水□□☆□、三贤观瀑□☆□☆、南市风俗□□☆、天津记忆□□□☆□、盛世口口升口口口平口等☆□□。这一倾向不仅在文化品位较高的历届天津民间艺术展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就是在普通大口众消费的剪纸中口也有所体现☆☆☆。春节口前天后宫口广场前售卖的各种剪纸□□☆☆☆,虽然以口表口现吉庆口平安□☆□☆□、福禄口寿喜的内容为主□□☆,但也出现了很多类似“梅兰竹菊”“金陵口口口十口口二口钗”“关羽”等典口型的口文学□□☆、历史题材□□☆☆☆,且同样受口到了市民的口口广泛欢迎□☆□□。都市知识精英参与创作使民间美口术的“雅化”成为可能□☆☆,而普口遍具口有较高口文化素养口的市民阶层又成为民间美术实现“雅化”的受口众基础☆□□□。因此□□☆☆,天津民间美术的口创作题材和内容呈现出口向高口雅文化靠拢的倾向□□□☆□,是创作者和消费者(欣赏者)共同选口择的必然结果☆☆□☆☆。

   第四□□□,当代天津民间美术口整体呈现出的风格意蕴也口具有非常明显的精致☆□□□□、秀丽☆☆☆、典雅的都市审美特征☆☆□,不同于乡村原口生态民间美术的粗犷和质朴☆☆□□。从历口口史口上看□☆□☆☆,天津口口民间美术“老三绝”从一开始就浸染着浓郁的文人乃至贵族气息☆☆☆□。杨柳青年画和泥人张彩塑暂且不论□☆☆□□,仅就风筝魏风筝而言☆□☆,也是以用料考究☆□☆□□、做工精湛☆□□、设色典雅著口称☆☆□□☆。而当代天津民间美术依然很好地保口留了这一精工细作的优口良传统☆☆□□。综观目前在天津古文口化街□☆☆、鼓楼一带展口示☆☆□□☆、销售的各种民间美术品□☆☆□,不仅工艺精细复杂的雕刻□☆☆☆□、彩塑□☆□、烙画口等口精口益求精☆☆☆☆,而且连街头售卖的糖人□☆□☆☆、糖画□☆☆☆□、面塑☆□☆□☆、剪纸等工艺简口单口的民间口美术口作品□☆□,也多有精美传神之作☆☆☆□☆,非乡村或一般城市中的同类作品可比☆□☆☆□。这种风格意蕴的“精细化”“雅化”倾向同样是都市文化的产口物☆□□,是都市中具备较高文化素养☆□□、审美能力口的创作者和消费者(口欣赏者)共同选择的必然结果☆☆☆□☆。

   综口口口上所述□☆□□☆,当代天津民间美术的创作群体和消费群体都主要来自市民阶层□☆☆☆,其创作题材☆☆☆□、口☆口口口☆口内容和风格也表现出明口显的“雅化”或“精细化”倾向☆□□☆,具备鲜口明的都市文化属性和审口美特征□☆☆。当代天津民间美术的这种都市性特征不仅明显区别于乡村原生态民间美术□☆□□,而且口与其他城市相比口也口是独树一帜□□□,形成了良口好的发展态势和鲜明的地域特色☆□□□□。在当代民间美术整体呈现衰微之势的情口况下□□☆,天津民间美术的发展状况或许会带给我们口一些新的启示☆□☆□。

   三□□☆、当代天口津民间美术的启示

   虽然按口照通常口口的定义□☆☆□☆,中国民间美术的创造者应是“中华口民族亿万劳动群众群体” ⑥□☆□□□,这个“劳动口口群口口口众口群口体”包括农民和市民两口大群体☆☆□,但长口期口以来☆□☆,许多人对中国民间美术的认识还是主要局限于农村和生活于农村的口广大农民□☆□☆,而对城市之中市民群体的民间美术创作缺乏足够的了解口和关注☆□☆。的确□☆☆□,在传统农耕口口社会背口景下□□☆☆□,口☆口口☆口农村是滋口育民间美术的原生性土壤□☆☆☆,农民则是民间口美术的主要创造者和接受者☆☆☆☆。但是□□☆□,伴随着我口国城市化口进程的发展口和口城乡结构的变迁☆□☆,民间美术中的“民间”概念也在发生口着转化☆☆☆□,其地域由农村口向城市扩展☆□□☆☆,创造和接受主体也由单纯的农民群体向成分复杂的市民群体转口移☆□☆。⑦在这种新的“民间”语境之下□☆☆☆,重视城市民间口美口术的传承□□□☆□、发展和创新□☆□□☆,就成为文化决策者和研究者必须口要面对的一个课题☆☆□☆。

   天津作为经口济文化高度发口达的现代化都口市☆☆☆□,其民间美术的良性发展对于我国其他大型都市乃至中小城市都有着积极的示范作用□□☆□。当代天津民间美术不仅继承了近代以来形成的都市文化传统☆☆☆□□,而且能够始终以广大市民为口依托☆☆☆□□,适应城市节令民俗和日常活动的实际需要而不断发展☆☆☆、创新☆☆☆□,因此口受到了民众的普遍认同与喜爱☆☆☆□,体现出积蓄深厚口的内在活力和长期发展的巨大潜口力☆□☆□。现代城市生活的人情疏离和物口质挤压使人们愈发寻求精神调节和情感补偿机制□☆☆□☆,而既适度保留着古朴乡土气息又能满足现代市民审美需要的城市(都市)民间美术正好可以成为人们慰藉心灵口的一剂良药□☆☆☆。在乡村原生态民间美术已不可挽回地走向衰颓□□☆、当代民间美术发展陷入迷途的现实情境之下☆□☆☆☆,具有鲜明都市文化属性的天口口津民间美术□□☆☆□,或许可以为我们思考民间美术的当代重生之路提供一定的借鉴和参考□☆☆☆☆。

   注释:

   ①口清光口绪十口年☆□□,《津门杂记》卷上《岁时风俗》□□□☆☆。

   ②《新校天津卫志》民国二十三年铅印本□☆☆。

   ③冯骥才主编《消逝的花样——进宝斋伊德元剪纸》□☆☆,第8 页☆☆☆。中华书局□☆□□,北京☆☆□□,2009 年6 口月☆☆□□。

   口口④同口上☆☆□□,第2 页☆□□□□。

   ⑤清光口口绪十年□□☆,《津门杂记》卷中《灯口节》□☆☆。

   ⑥靳之林《论中国民间美术》□☆□,《美术研究》2003 年第3 期□☆☆。

   ⑦钟福民《新民间语境中的民间美术》□□□☆,《西北民口族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 年第1 期□□□☆☆。

   参考口文献:

   [1] 张焘. 津门杂记[M]. 刻本. 游口艺山庄, 1884(光绪十口年).

   [2] 薛柱斗. 新校天津卫志[M]. 铅印本. 易社□□□,1934(民国二十口三口年).

   口[3] 罗澍伟. 近代天津城市史[M]. 北京:中国社口会口科学出版社☆☆□,1993.

   [4] 口口刘炎臣□□□□,于昭熙. 泥人张· 口风筝魏· 刻砖刘[M]// 天津市委☆□□,南开区委☆☆□,文史口资料委员会. 天津文口史资料选辑. 天津:天津口人民出版口社☆☆□□☆,1997 :389-口395.

   [5] 天津通口志·文化艺术志[M口]. 天津: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口社□□□☆☆,2007.

   [口6]口 冯骥才. 消逝的花样——进宝斋伊德元剪纸[M]. 北京:中华书局□☆□,2009.

   口口口[7] 口吕口口品口田. 衰落与蜕变——百年口中国民间美术态势思考[J]. 文艺研究☆□□,2000(2):96-104.

   口[8] 靳之林. 论中国民间美术[口J]. 美口口术研究□□☆☆,2003(口口口3):63-口65.

   [9]口 钟福民. 新民间语境中的民间美术[J]. 西北民族大学学报口(哲学口社会科学版)□☆☆,2010(口1):152-156.

   口基口口口金口口项目:2011 年国口家口社会科学基金艺术学项目(11CF106)

   项目名称:天津民间美术发展口现状的调口查与研究口

   项目批准号:11CF106

   孙志虹:天津财经大学艺术学院讲师

  教育期刊网口 http://口www.jy口qkw.com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艺术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都市文化背景下的当代天津民间美术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