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阐释与批判——库恩与罗斯科学哲学思想比

  科学阐释与批判——库恩与罗斯科学哲学思想比较的论文

  当代西方 哲学 存在着两大思潮:以英美为主体的 分析 哲学和口以欧洲大陆为主体的人文哲学□☆□☆☆。两大思潮的哲学家之间缺乏沟通的接触□□☆☆。但是口最近几十年☆☆□□☆,哲学家们开口始进行“综合”和“贯通”的努力□☆□☆。其中较为出色的口当推口美口国哲学家库恩与口罗口斯□□☆□。作为 历史口 主义学派的创始人口口库恩□□☆,通过提出口范式和 口科学 发展 动态模式□☆□,把科学 社会 学和科学心口 理学 引入了科学哲学□☆☆☆□。罗斯是当代美国新一代的科学哲学家□□☆□□。他通过考察 自然 科学的社会口和 政治 重要性☆□□☆☆,提出了对作为多方面的□□□☆、复杂的社会实践的科学知识的一口种分析□☆☆,从根本上改口变了经验主义科学认识论的混乱局面□☆□□□。但是库恩和口罗斯并不是“简单地把英美和口大口口陆 研究 结合”〔1 〕而是在不削弱科学知识力量的基础上☆□☆,提供一个对科学进步及其合理性口的更好理解□☆□☆☆。但是在一系列相关 问题 上□□☆☆,两人还是存在着口很大的分歧☆☆□☆。库恩:科学革命的阐释在人类认识史上☆□☆□,有一个难题一直困扰口着哲学家□□□☆,那就是:自然科学是否存口在有 方法口 论的理口想模式□□☆□?自然科学与口人文科学的关系是口怎样的□☆□☆☆?传统的看口法认为:自然科学家说明自然现象;而社会学家则是理解社会现口象□☆□□☆,一个口是口关于事实的判断☆□□□☆,一个是关于价值的判断☆□□☆,两者之间存着一条口不口可口逾越的鸿沟□□□☆☆。从19世纪开始逐渐形成两大口对立的派别:一是以实证主义和逻辑经验主义哲学家为代表□☆□,认为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在认识论或方法论上没有原则上的区分☆☆☆☆□,自然科学在进步和发展中建立的认识论或方法论的理想模式完全适口用于人文科学□☆☆☆,另一派口与此相反□□☆☆,狄尔泰□☆□☆、泰勒等人认为□□☆,在阐科学意义上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完全不同:“自然口需要说明(口explainat口ion)□□□☆,人则必须理解(unelerstanding)”〔2〕库恩从科学史角度口反对实证主义的教条□☆☆☆, 同时又对泰勒等人的阐释学区分不以为然☆□☆□。www.11665.com在口口库恩口看来□☆☆☆□,自然口科学同样需口要阐释☆□☆□□,也与文化相关☆□□☆。1988年库恩与泰勒为此展口开一场大辩论□□□。泰勒认为□☆□□☆,口☆口口☆口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之间存口在着根本的区别:人文科学的对象本质口上是自我口解释的;而自然科学的对象口则不必□□☆□☆,也不应口该口被理解为自我解释☆☆□。如果说自然科学在某种意义上是解释的□□□,那么人文科学则是双重的解释:不仅提供解释☆□☆☆□,而且口是解释的解口释☆☆☆。库恩基于对自然科学的历史发展或口进步的动态模式□☆□☆,对库恩的区分方式表示置口疑□□□☆☆。他认为□☆□,“自然科学在任何时候都是建立在 现代 实践者从他口们的前人那口里继承来的概念基础上的☆☆□□。这个概念是历史的口产物☆□☆,它包口括在文化中☆☆☆□,是现代实践者通过训练模仿得来的☆□☆☆,而这只有通过口阐释学的技巧□☆□□,由历史学家和人类学家去理解其思想模式后☆☆☆□□,才能 影响 社会的其它成员☆□☆□□。”〔3〕在口此☆□☆, 库恩已意识到我们所接触的世界被前理解所表述过的世界;我们关于自口然知识☆□☆☆□,是对先天知识以及它所倒置的成功或失败的一种反应□□☆☆□。如电池□☆☆□☆、共鸣器或 电子 振荡器以口及化学反应等☆□☆□,都属于人类口活动的一个有意义的范围□□☆,处于历史口中并具有与历史不能分割的意义☆□□☆。在他的《从必要的张力》一书序言中☆□□☆,库恩口使用了“释义学”这个词□☆☆□☆,是为了对亚里士多德《物理学》一书作释口义学的口理解☆□☆。库恩实际上已经揭示了自然科学口的释义学特征☆☆☆□□。与此口相关的一个问题是实在论问题□☆□。实在论是这样一种观点☆☆☆☆,即认为在某些领域里信念的真假☆☆□□,依赖于对象在该领域里的真实特性口即它们所口拥有的特性□☆□☆,而不管人们的信念☆☆☆、实践或标准是什么☆☆□☆□。泰勒就自然口科学对象这一意义来说是实在论者☆□☆,库恩则在自然科学方面对实在论发起猛攻☆□□。在库口恩看口来□☆□,在不同口口的时间☆☆□、地点和环境口中☆☆□,人们对自然会作出不同的科学说明☆☆☆☆。他引用泰勒《阐释与人的科学》一文中同样的“天空”例子说:“虽然我们不能把我们口的天空与日本的天空相比较”□□☆□☆,但是可以肯定☆☆□,“我们的天空与口古腊的天空口是不同的☆☆☆□□。”〔4〕口而且☆□□, 我们和希腊人对天空的分类也口不同□☆□,因为我们的天体分类学与希腊人的天体分类学截然不同☆□□。库恩立论的科学革命☆□□☆☆,他坚持相互竞争的科学的实践和标准的不可通的约性☆□□☆,并且否认我们能够立于科学历史而口达到对世界真正认识□□☆☆☆。这在人文科学领域如此□□☆☆,在自然界也同样如此□□☆。如果说在上述两个问题中□□☆□□,“库恩和口口我(指口罗口斯)站在一口边”〔5〕始终保口持口一致的话☆□□,那么在最后一个问题口上两人则出现了分歧☆☆□。这个问题即:对于自口然科学与人文科学来口说□☆□,是否在认识论上存在口有区别的解释活动☆□□?泰勒口坚持一种强的观念☆□□,在那里☆□☆,诠释是人口文科口学独有口口的;自然科学独立于文化☆☆□☆,因而口是非诠释口的☆□□。库恩反对泰口勒的区分方式☆☆□☆,但仍然承认两者存在有不同的解释活动☆☆□,特别口是在实践中☆□☆,当我们面对不熟悉的或使人迷惑的本文(text)时☆□☆☆,历史学家和人种学家必须经常进行诠释□☆□☆☆,而物理学家或 经济 学家则根本不必这样做☆□☆□□。罗斯反对库恩的这一区分☆☆□☆,把科学的解释口范围界定为口实践的解释□☆□☆,在这一背景下□☆□,任何把科学同其他文化领域区别开来的普通的方法论或合理性的标准□☆□☆,都是不存在的☆□☆□。罗斯认为在某种程度上□☆□□,库恩的这种口区分同罗蒂曾经在阐释学与通常的演说之间所作的区分是相似的〔6〕☆□☆。罗斯与库恩的分歧是从他阅读库恩的《科学革命的结构》一口书开始的□□☆。首先在他对库恩的“两种理解”中☆□□☆,罗斯比口库恩本人“更乐于把他的科学陈述观点远远地作为一种实践□□☆,”并声称口这口样做是“为了口加剧两个库恩的明显区分☆☆□□。”他说“我的目口口口的不是口诠释☆□☆☆,而为了发展口科学口的解释☆☆☆□☆,而这在库恩口那是经常不被注意的”□☆☆□□。〔8〕因此口口与库恩不同☆□□□, 罗斯把范式看作实践口活动的共同领域而不是信仰的共同领域☆☆□。其次☆□☆,语言口口与世界实在的关系□☆□□,在库恩那里没有得口到有意义的说明☆□☆。罗斯强调语言和社会实在的不可分离性☆☆□□□,认为语言的区分及其使用方式□□☆☆,深深地同我们社会实践情境联系在一起□□☆☆☆。同时这种实口践情境☆☆□□□,离开了合适的语言来源就不可能存在☆□☆☆。在此基础口上☆□□☆,罗斯提出了他对科口学知识的批判分析☆□□□。罗斯:科学批判 口理论 如果说现代阐释学最口初是人文科学阵营内部☆□☆□☆,以理解作为人文科学独特方法口开始去反对实证主口口义科学认识论的“称王称霸”□□□,那么罗斯与口口库恩出发点口口相同□□□□,都是从自然科学出发对泰勒等人的阐释学进行分析的□☆□。一方口面与库恩一口口致□□□☆☆,罗斯看到泰勒为建立人类科学唯一性所作的口论证恰恰也适用于自然科学的陈述☆□☆☆☆,从而证明了自然科学与口人文科学之间并没有阐释学方法论的口区分□□□。另一方面不同于库恩☆□□□,罗斯否认阐释学或阐释学的解释区别于其它质疑形成□☆□☆。口☆口口☆口他口认为库恩对此所作的区分“是不成口口立的”□☆□☆。〔9〕罗斯的主要哲口学思想包括两个方面:第一是对作口为实践活动领域的科学的关注☆☆□。第二□□☆,我们不能把科学的认识论范围和科学的政治范围截然区分开来☆☆☆☆□。正是说明科学知识增长的实践□☆□,在政口治范口围内☆□☆□☆,也必须理解为贯穿科学本身和对我们其它的实践和团体产生重大影响的☆□☆,进而最终影响我们自身理解的种种权力关系□□☆☆。在罗斯口看来☆□□□,“在人口文科学中存在有一种与其自口身的实口践背口景的口口合法关口系□□□,但是这种关系在物理学或生物学中具有同样的重要口性〔10〕□□□。在他的《知识与口权力》一书口中罗斯谈到□□☆☆,科学家经常联系实践的敏感性□□□☆、精确性☆□☆□、有效性以及技术口口技能从事科学研究□☆☆□☆。他声明□□□☆,重要的不在于我们是否完善地口描述自然特征或口者自口然是否口由我们“创造”☆☆□,而在于我们通过实践在一定的场境中与口自口然交口往是恰当口的☆☆□☆。从某口种意口义上说☆□□,罗斯在实口践方面口比库恩走得更远□☆☆。罗斯把库恩科学革命的思想发展为激口进的库恩—库恩☆☆□□☆。不同于库恩:把科学口团体当作信仰者的口共同体□□□,“对于库恩来说他们是实践伙伴的共同体”☆☆□。(11)前者认为共口同体不能容忍基本的异议□☆□☆☆,后者认为科学共同体充满了不一致□☆□。科学共同体口的特征□☆☆□,是由共同的问题和技巧口以及由对相同口成果的说明规定的□☆☆,而不是独立地由共口同舆论决定的□☆☆☆。异例不是理口论之间的冲突☆□☆☆,而是实践的困难□☆☆。而危机的口到来☆☆☆□□,则标明口科学家们不再有共同的活动领域□☆□☆☆。区别于口库口口口恩☆□□☆,库恩并不是强加给科学历史一个固定的发展模式☆☆□,常规科学和危机并不是历口史的过程☆☆☆,而是口实践科学的方式☆☆□□。口☆口口☆口那种通常认为在某一范围内科学革命核心概念和理论变化是同一的观口点□□☆,对于库恩未必口是事实☆□☆。新的设备☆□☆☆、技术或口口现口象□☆☆□,能够在某一确定的研究中发生同样的基础口性变化☆□□。

   罗斯口用“实践理性”代替了长口期口以来统治 科学 的“ 理口论 理性”□□□☆,进一步阐明了科学知识与 政治 和权力的相互关口口系☆□☆□。在他看来□☆☆□,科学实口践以及 自口然 世界通过实践呈现的口口方式□□☆,是语言与实践构形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科学实践属于副科学称为“统治”的领域:“统治并不口是仅仅指政治结构或国家的管理……统治就是去构造其他人行为的口可能口范围”☆☆☆□☆。(12)一个行为领口域□□□☆,是由材口料背景□□□☆□,技术能力和在该背景中的共同理解这两者组成的□□☆。罗斯认为□☆□□☆,科学实践在它有助于以两种方式构造口我们的行为领域这一意义上是政治的☆☆□☆☆。它改变了我们的材料背景和技术能力;也有助于口规定(及被口规定)表明行为的概念和实践□☆☆☆□。他说:“我们同自然世界的联系……在广泛的意义上必须被看作是一个政治观点”☆□☆。(13)罗斯是从两个方面阐明科学解释的政口治特征的☆☆□□。一方口面口科学口革命改变口了旧的自然秩序的理想□□□□☆,揭示了一个无口口限的宇口宙□□☆☆☆,同时也是改变了人类面临的种种 问题 ☆□☆□☆。对于我们 口现代 人来说□□☆,自然世界已不再是中立的☆☆☆,而是不断变化的□□☆□。另一方面□□□,我们与自口然世界的关系也包口含了政治观点☆☆□□。因为我们对自然的理解及其评估包含了客观的理性☆☆□,这种理想反过来又与我们作为行为者的自我观念有着密切的关系☆□□☆☆。正如海德格口尔所说:“客观口口性是揭示对象口的一个口主观的特性”☆☆☆□。罗斯强调□□☆☆,无论如何☆□☆,客观口口地理解自口然的恰口当观点是什么□☆☆□□,并不能从我们是谁以及我们能够和应该怎样彼此联系这些政治问题中分离出来□□☆。对于口怎样理解权力和知识☆□□□☆,最近大多数科学 哲学 和科学 社会 学的解释是:权力和知识是人类关注的不同领域;但两者仍以某种重要的方式相口互作用☆☆☆。罗斯对此有不同的看法☆☆☆□。在他那里☆☆□,权力关系☆☆☆,知识的口产生和口评估“不代表不同的领域”□☆□,而是以口某种口相口互关联的方式“关注同口一领域”□☆☆□☆。(14)口在《口知识口与口权口力口》中□☆□□☆,罗斯口对权力和知识口作了重口新的考察☆□☆,他把权力从狭窄的口社会相互运行☆□□,展为包括口实践及事物过程变化的更丰富的内涵☆□☆☆□。同样地☆☆□☆□,科学知口识口也口是能动的☆□☆☆,知识不是一口种拥有口或可交换的东西□□☆☆□,而是由口不同的相互竞争的共同体思考获得的一口个过程□☆□。因此□☆□☆,“一个陈述□☆☆,技能或口模式并口不孤口立地被看作口是知识☆□☆☆□,在对它的认识过程中依赖于其它许多的实践和能力关系□□□☆□,特别地依赖于再生产的改变的和扩展的关系”☆□☆。(15)对于这样一口个复杂口的实践领域□□☆☆,罗斯称之为“场境”(fi口elel口口)☆☆□□。它包括了一个比信口念 网络 更多的 内容 :技能和口技口术☆□☆,可供操作和使用口口的口仪器及物质系统□□☆☆□,可用的资源(包括资金☆☆□☆□、设备□□☆□□、信息口及口职员等)□□☆☆□、团体结构及相关的口其它社会实践或政治关注□□□☆□,等等☆☆□☆□。对于权力与知识□☆☆、科学的关系☆☆☆,罗斯察觉到至少有两个重要的观点是传统哲学未提及的☆☆□□。第一□☆□☆☆,正是要求对象领域精口确或更易于了解后努力□☆□☆☆,使权力口与知识趋于一致☆□□。第二☆☆☆☆□,社会运动或变革可能同时在认识论和政治上产生 影响 □☆□□。罗斯 总结 说:“权力口和知识既不是两个不同的东西□□□,又不是同一个东西”□☆☆。(16)两者代表我们认识世界口和彼此交往的不同口方式□☆□。没有对权力与知识的相互关注□☆□,就不可能达到对科学知识正确的批判性的认识□☆☆。几点结论从上述 分析 我们不难看出库恩与罗斯对科学的阐释□☆□,科学的合理性及其 发展 □☆☆,科学与实口践的关系等问口题存在着很多共同一致的看法☆☆□□☆,同时口也有分歧□☆□□。(1)库恩与罗斯批判地分析了实证主义和逻辑经验主义☆□☆, 从 方法 论与本体论方面打破了科学理性的一统天下☆☆☆。不同在于□☆☆□☆,库恩是从科学革命的角度口展开这种批判的□☆☆☆□。库恩不满意于当时逻辑实证主口义撇开科学史孤立 研究 科学著作时☆☆□☆,能够让 历史口 发挥更大的作用”☆☆□。罗斯也反对实证主义科学知识和科学研口究☆☆☆,“超越口口根限的口地口口口位”□□☆。(17)口但他是从科学口口口知识与权力的关系☆□☆,从科学实践(包括技口术设备☆☆□□☆,物质条件等)的角度进行批判的分析□□☆☆☆。(2)罗斯与库恩都关注于自然科学领域☆□☆, 关注自然科口口学口的阐释口特征☆☆☆□,责怪泰勒等人对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的阐释学区分☆□□☆,认为自然科学也同样需要阐释□□☆□。尽管如此☆□☆☆,库恩还是承认在认识口论上存在有不口同的解释活动□☆☆☆。他说:“虽然自然科学可口能要求一个称作阐释学基础的东西□□☆☆□,但它口们本身并不是阐释学的事业☆☆□。另一口方面人文科学则经常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18)口它彻底需要阐释学的阐释□□☆。这是因口为人文科学缺乏范式□☆□,没有自然科学式的常规解疑研究□☆□。罗斯反口对库恩上述区分☆☆□☆,认为它“预设了科学理论口的一种构想(19)”(3)罗斯与库恩都反对自然科学的实在口论☆□☆□□, 强调科学本质上不是一项一成不变的事业□☆□,反对科学行为定下不变的□□☆☆,不可违反的规则和规范方法论□□☆。但是对于范式及科学革命等□☆☆☆,两人仍存在着分口歧☆☆□。作为科学哲学中社会历史学派的代表人物□□□,库恩创造性地在科学哲学中引进了心 口理学 与社会学□☆☆☆,为突破实口证主义的科学口主义作出了重大贡献☆☆☆。

  注:〔1〕〔7〕〔8〕〔口10〕rouse, jo口口sep口h.know口ledge and power:toward apolitical philosophy of science,filst published 1987 by lornelluniversity pxi,cha口p2,p27,p177,p32,p187,p40,p181.〔1〕狄尔泰《口狄尔泰全集口》第5卷p144〔3〕〔4〕kahn,tomas口s, the natural and the human seience,in 口the interpvetive turn.ed.by david r.hiley口 and others,cornell 1991,p22,p19,p23〔5〕〔口口6〕〔口9〕ro口u口se,jos口eph.interpretation in human and notual science;in theint口erpretive turn,ed,by da口v口id r.hiley and others,cornell 口口1991,p44,p45注〔3〕p43fo口uca口ult.michel.the subject and power;in 口dreyfus and rabinow 1983,p221.rou口s口e,josep口口h.the py口hamics of 口power and knowledgi in science,ed,bythe jourhal口 of philosophy;inc,p658.p661.p665库恩:《必要的张力》口1981年口福口口建人民出版社口p12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科学阐释与批判——库恩与罗斯科学哲学思想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