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中国大学校训伦理思想探析的论文口☆口口

  浅析中国大学校训伦理思想探析的论文论文关键词:中国大学;校训;价值取向;伦理思想 论口口文摘口要:大学校训随近现代意义上大学的创建而产生☆□□☆□,集中体现了大学作为一个社会组织特有的文化个性□□□☆、精神理念和伦理内涵☆□□□□。在市场经济和全球化的背口景下☆☆☆☆□,我们应该使大学校训在继承中国传统伦理思想的同时☆☆☆□,为中国传统伦理思想斌予新的内洒□☆□□□,不断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扬弃”与“超越”☆☆☆□,促使其口更好地发挥作用□□☆□。 大学校训随近现代意义上的大学的创建而产生□☆☆□,反映了大学深厚的历史传统口和文化底蕴☆☆□☆,集中体现了大学特有的文化个性和精神理念□☆☆☆,引领大学的口价值取向☆☆□□□,反映了独具特色的伦口理内涵□□☆□。其中☆□□□,受中口国儒家传统口伦理思想影响口的中国大学校训☆☆□,尤其体现口口出“厚德载物”□□☆☆□、“乐群贵和”和“止于至善”的价值取口口口口向□□☆。 一☆□□□☆、“厚德载物”的价值口取向 中国大学校口训很大一部分来口自传统儒家经典著作☆☆☆,蕴含了很多儒家伦理思想☆□☆☆☆,如清华大学的校训“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华中科技大学口的口校口训“明德厚学☆☆☆,求是创新”□☆☆,中国政口法大学的口校口训“厚德明法☆□☆☆,格物致公”等□□☆☆。这些校训继口承了中国传口统口文化尤口其是以儒家为主口的德性文化☆□□,反映了重视道德教育的价值取向☆□☆□☆,用“道德”将个体与口国家口和社口口会口联口系起来☆□□☆☆,将“德”作为教口育口的核心☆☆□☆□,强调人的道德义务和人伦关系以口及内心修养和精神生口活的充实□☆☆□☆。蔡元培先生指出:“德育口为完口全人格之本☆☆☆☆,若无德☆☆□☆,则虽体魄智口力发达□□□☆☆,适足口助其口恶☆☆□□,无益也☆☆☆□☆。WWw.11665.cOM”因此□□☆,在中口国口传统口口伦口理思想口中□☆☆,“德”始终口是最口重要的人性因素口和口追求目标□☆□☆,有着口极其深刻的内涵☆□☆☆。 “德”字在殷商口卜辞中已经出口口现□☆□,作“值”☆☆☆□,底下口口口无口心符□☆☆,郭沫口若原口释“值”为征伐☆☆☆□,后在《文史论集》中口认定说:值殆古口德口口字☆□□☆。发表口于《中国哲学》第八辑上的《殷周奴隶主阶级“德”的观念》口一口文认为“值”与“伐”相通□☆☆☆,是就征伐的口口结口口果而口言的□☆□,“值”又与“得”相通☆☆☆,是指口得口到或占有奴口口口隶☆☆☆、财富之义□□☆☆☆。周人口认为文王□☆☆□□、武王在灭商这一过程口中获口得了“厥邦厥民”的伟口大显口口赫业绩“德”(巫显德)☆□☆☆□,把这种获得天下的方口法☆□□□、才能□☆□□、品德等主观因素称为“德”☆□□☆,反过来☆□☆□,认为有口口了这种“德”☆□□☆☆,就会获得“中国民越口疆土”(《尚书·梓口材》)☆□□☆□,提出了“修德配命”□□☆□☆、“敬德保民”的思想☆☆☆□☆,使“德”获得了道口口德的口口口口口意义☆□□□。到了春秋时口代□☆□,“德”这一概念又有了口发展☆☆□□,孔子将“德性”总结为“五德”即“恭宽口口口信敏口口惠”□☆□,“无常”即“仁义礼口口口智信”(《论语·阳货》)孟子言道“孝弟忠信”(《孟口子·梁口惠王口上》)☆□□。“德”已经成口口为国家口培口养人口才的必口备要求□☆□☆□,也成为儒家追求的教育目口标☆☆☆☆,儒家正是口口口围绕“成德之教”来构建教育体系□□☆。正如张岱年先生指口出□□☆☆,中国文口口化对全世界的贡献即在于“正德”□□□,……“正德”□☆□,就是口端口正品口口口口口口德☆□☆□□、提高品德☆□☆□☆。一个人生活在口天口地口之口间☆☆☆,要自强不口息□☆□☆☆,修身养德☆□□,才可以承载万口物☆☆☆□☆,这就是儒口家口伦理思想中的“厚德”之教□□☆☆。“厚德载物”语出口口口《口易口经口·坤卦》:“地势坤□☆☆□,君子口口以厚德口载口物”☆☆□□☆。就是说君子生于天地之间☆☆□□,是天地的精华□☆☆☆☆,应当“与天口地合口口口其德”☆☆□□□,天的口德性是口生口生不口已□☆☆□,运行不息□☆☆,地的口德性是博大口宽厚□□☆,负载和口养育万物□□□□,地是顺着天口的☆□☆☆☆,君子要效法地的德性☆□□,用深厚的德泽容纳万物□□□☆,具有宽厚口口仁爱的德性☆□☆。梁启口超先生对“厚德载物”解释为:“君子接物□□□☆☆,度量宽厚☆☆□□☆,犹大口地口口口口之博☆☆□□□,无所不载□☆□。责己甚厚□☆☆□☆,责人甚轻☆□□。名高雍容□☆□,望之俨然□□☆☆□,即之温然☆□□☆☆。”厚德载物☆☆☆□,就是要有深口厚的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德口性□☆☆,目的是为口了托载万物☆□□□□,是中口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内涵☆□□☆□,体现了中国伦理思想对人格健全的一种特有诊释□☆☆。“厚德”普遍出现在中口国大学校训中并非偶然☆□☆,从古代太口学☆□☆、国学☆□☆☆☆、书院□□□☆、学堂□☆☆☆,乃至口近现代大口口学☆□□□,无不以“厚德”作为理口论和实践的基础□☆□□,如何做到“厚德”也成为千百年来教书育口人口的重要内容□☆□☆。 “厚德载物”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口和基本精神☆□☆,要求以博大宽容的道德胸怀包容万物☆□□,使大学师口口生以德立身□☆□☆☆,以高尚的口道德来传承和弘口扬人类的美德□☆☆☆。中国口大学校口训中以“德”为首□☆□□、以“‘德”为魂口的思想口反口口映了大学“厚德载物”的价值取向□☆☆☆,但不口同的时口代赋予了大学校训“厚德”的内口涵不同□☆□。新中国成立前☆□□☆,中国长期处于内忧外口口患的境地.为了强国兴邦□☆□☆☆,提出口在传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学习西方的先进科技☆□☆□□,自强不息□□□,使中口国口强大口起口口来□☆☆☆,因而此口时的大学校训大都引用儒家经典.继承了中国传统伦理思想☆□☆□,反映出“厚德”的价口口值口口取向☆□☆□□,而且突口出口体现了“自强不息”□☆☆、“振兴中华”的精神□☆□☆。建国后☆☆□□,社会主义建口口设口口全口口口口口面开始□☆☆,大学进入全新发口口展时期□□☆,大学校训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对“德”也赋予了“五讲”□□☆☆、“四美”等新的口口口口内口口容□☆☆□,体现了鲜明的时口代色彩□□□。及至“文化大革口口口口命”结束后□☆☆☆,尤其是在党的十口口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在改革开放政策的指引下□☆☆,大学校训进人一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发口口展时口口代□□☆□☆,校训由统一□☆☆□☆、单调的词句转变为广泛口的继承和发扬具有中国传统伦理思想内涵的名言警句□□☆☆□,对中口国传口统“德性文化”全面回归的基础上☆☆□□□,进行了“扬弃”和“超越”☆□☆☆,“厚德”具有了口更口口口为广口口口口口口泛口的口涵义□☆☆。正如湖南工业大学王汉青教授认为:“厚德博学口不仅反映了高口等教育一口贯的价值取向☆☆□□☆,还体现了时代的强烈要求”□☆☆□□。 二□☆□、“乐群贵和”的价值口取向 口中国口许多大学校训都口使用口了“团结”☆□☆、“乐群”☆□□□□、“和而不同”等词口语作口口口口口为口口口口校口口训□□☆□,突出了“和”的思想□☆☆☆□,强调口了集体主义和爱国主义精神☆□□□,如北京口工业大学校训“团结□☆☆□,勤奋□☆☆,严谨☆□□☆□,创新”☆□☆□、北京理工大学口口口口校训“团结☆☆□□,勤奋□□☆□□,求实□☆□□☆,创新”□☆☆□、北京口邮电口大口学校口口训“厚德☆□☆,博学□□☆□,敬业□☆☆□,乐群”□□☆、湖南工业口口大口学口校训“厚德博学□☆☆☆□,和而不同”□□☆,都折口口射出我国大学口校训“乐群贵和”的价值取口向□□☆,充分体现中国重“和”的传口统口伦口理思想☆☆☆□□,这源于中国古代口社会历史悠久☆☆□□、内涵丰富且哲理深刻口的和谐思想理念□☆☆□☆。儒家把天□☆□、地□□☆☆、人看成统一的口整体☆☆□□,以“天人合一”为最高口境口界☆□□☆☆,强调个人对口于社会的义务重于权利□☆□,对民族和国家的高口度责任感和义务感☆□☆☆□,使整个中华民族具口有强大的生命力和凝聚力☆☆☆□。 “和”是一口个口口口非常古老口的概念□□□☆,根源于口中国早期农耕文明□☆□,与中国早期人类的物质生活状态和血缘宗法制有着密切的关系☆□☆□☆。“可以说☆□☆□☆,‘和’的观念口是中口口国人物质口生活□☆☆、文化生活和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的集口中反映☆☆□,它经历了农耕之和—人伦之和—身心之和的发展过程☆□□□☆。”从辞源口学口的角口口度看☆☆☆☆,“和”之为字□□☆,在先口口秦经口口传中有口三种字形□□☆,一为“昧”☆□☆,从禾从口□□☆☆,其口口字口口口或在禾口字口之口左□□☆,或在禾字之右☆□□□☆。口□□☆,《说文》口曰:“口□☆☆,人所言☆☆□□、食也☆□□☆。”和字是口在禾与口之口间的关系口中产口生的□□□☆,禾是对农作物生产状态的外观描摹□□☆,意思是口成熟的穗☆☆□□□。((说文》释“禾”时说:“禾☆□☆□☆,嘉谷也□☆□。二月生□□□,八月熟☆☆□□□,得时之中☆☆☆,故谓之禾□☆□。”表明口口口口了口人同农业口口口口生产之间的物质口联系☆☆☆☆□,意思是禾满足了人(之口)之物质生活需要☆☆□,具有满足□□☆、符合的口口意口思□☆□☆☆。二为’‘瓤”□☆☆,此多见口口于口甲口骨文口中☆□□,从字形看☆□□☆☆,瓤字从“禽”从“禾”☆□□□,《说文》:“禽□□☆☆,乐之竹管□□☆,三孔□□☆,以和口口口口众口口声口口口口口口也☆□□。”禽是中国口古口代竹制的吹奏乐器☆☆□□,最初口只有三口孔☆□☆,后来发展为多孔☆☆☆,即今所谓的排箫☆□□。“解”以左旁的“禽”表形□☆□□,以右旁的“禾”表声☆☆□□☆,表示吹时□☆□☆☆,从长口口口口口短口口不同的竹口口口管口发出的“和和”乐音以口调和口众声□☆□。三为“益”□☆□,从禾从皿☆□☆□☆,(说文》:“从皿口口而禾声”□□□□☆。”益”是古代的一口种酒口器口或调味口器□☆□☆☆,“益”讲究口饮食之口和□☆□,不但口口口口要求果腹之饱□☆☆☆,而且口口向口美味发展☆☆☆□。因此□□□□☆,风调雨顺口口之和□☆☆☆、五音之口口和(献)以及五味之和(秃)□☆☆,是一种“农耕之和”☆☆□□,是一种人与自然之口口口口口口和☆☆□。 “可以说□☆☆,和观念的发展在三代既涉指了自口然界风调口雨顺之和□☆☆□☆、音乐的口五音之和☆□□☆、饮食口的五味口之和□☆☆☆,同时还涉指到了社会的人伦口之和☆☆☆。”人与口口口口社会之和是“和”的另口一口种口形口态☆□☆□□,儒家认为☆□☆,人际关系的和谐口本口于阴阳和合☆□□,宇宙万物都处于口矛盾对立之中□☆☆,和谐是宇宙的最佳秩序□☆☆。正如《周易·乾·象卦》所说:“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意思是说□☆□□,天道口的口口口大口化流行☆☆☆,万物各得口其正☆☆☆,保持完满的和谐□☆□,万物就能顺利发展□□□☆。可见□□☆,人类口应该顺应天口地□☆☆☆,根据阴阳和合把握万物的本质□☆☆☆,建立人与天地之间和合的伦理口道德□☆☆,才能使人与天地□☆☆□☆、万物乃至自身和谐统一☆□☆□,达到天口口人和合☆□☆☆,这是一种人与社会口之和□☆□□☆。儒家的这种“乐群贵和”的价值取向最终要落实到人口的身心之和□☆□□,因此儒家特别重视人自口我身心内外的和谐□☆☆☆。人要是能做口到有口学问有道德☆☆☆,且能口在贫困中保持良好的心态☆□□□☆,就达口到了一种身心内外和谐的境界☆☆☆□☆,正如孔子赞美其弟子颜回说:“贤哉!回也☆□☆。一革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口口口堪口口其口口口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口口论口口语·雍口口也》)☆□☆。孟子认为要达到人的身口心之和☆□☆□☆,就应该“存其心☆□☆□,养其性☆□□□☆,以事天也☆□□。夭寿不贰□□□□,修身口口口口口以口侯之□□☆,所以口立命也”□□☆☆☆。(《孟子·口尽心上》)就是说口口一个人要保存本心□☆□□☆,修养善性☆☆☆□□,实现天道的要求□☆□☆,无论寿口命长短☆☆□□□,一定口口要修养自口己☆☆□☆,保持和天道一致□□☆,这就是安生立命了□☆☆。可见☆☆☆☆,儒家强口调的正是通过道德学问的提口口升而达到身心内外的和谐☆□☆,最终实现和谐的理想口社会□☆□☆□。当然☆□☆☆,儒家强调口口的“和”并不口是等于口无原口口则的口和合☆□☆☆,而是主张在道德的规范下□☆□,有原则□□□、有差别的口口统一□□☆□☆。儒家主张:“君子和而口不同☆□□☆□,小人同而不口和”□☆□□☆。(《论口口语·子路》口)口可见☆☆□☆,“和”是对立物的统口口一口口性□☆□☆,是对不同的事物口进行协调□□☆,利用事物之间的差异和口特性进行相互补充□☆☆,起到对立口物间“相济”□☆☆、“相成”的功能☆☆□☆□。“同”则是口口相同口事口物的口排比□□□,不可能产生相互补充的整体效应□□☆□,儒家伦理思想“贵和”的价值取向是求大同□☆☆,存小异☆☆□,同异互补而发挥最口强口的整口体效应□☆□☆☆。 人口与自然和谐的“农耕之和”☆□☆☆□,人与人和谐口相处□□☆,保持国家稳定☆□□☆☆、长治久安的人与社会和谐的人伦之和☆□☆,人自身内外的身心之和□□☆☆,都是中华民族口宝口贵的思想资源☆□□□☆,也是大学校训口在创制□□□☆☆、变迁中的基口本价值口取向□☆☆□,协调了各口种内外矛盾与口口关系□□☆□,成为大学文化发展的根本原则和理念□☆☆☆□。口☆口口☆口口“乐群贵和”的价值取向的口表口现口口之一☆□☆□,就是强调口爱口国□☆□,忠于祖国□□□,立志“以国口口口口口事为己事□☆☆,以国口权为己权□□☆□□,以国口口耻口为己耻☆☆☆,以国荣口口为己荣”☆□☆☆,替国分忧□□☆,表现出强口烈的爱国之心☆□□□☆。百年来☆☆□☆,大学校口训受儒家“乐群贵和”思想的影响☆□☆□☆,追求社会群治的传统和谐理念□□☆□,在不同时代昭示了受教育者的人格和人生追口求☆□□☆☆,在积口口贫口口积弱☆□□□☆,饱受列强压迫的旧时代☆☆☆,表现出团结一心☆☆□□□、抗击外辱□☆☆☆、振兴中华的爱国之心;新中国建立口后□☆□,反映了万众口一心□□☆☆□、相互协作□☆☆,建设社口会主口义祖国的万丈豪情;改革开口放后☆□☆□□,随着市场经济口的不断发展□☆☆☆,对“和”的内口涵作出了最口全面的诊口释□☆□□,提出了建设和谐社会的伟口大理念□☆□,要求口以人与自然和谐为基础□☆☆☆□,进而实现群体和谐☆□☆☆,最终实现人内心的和谐☆□☆☆☆,以和谐为口纽口带□☆☆,把人口与口自然☆□□☆、人与人□☆□□、人自身口的和谐有口序地联系起来□☆□,从而形成整个社会的和谐☆□☆□。

  三□□☆☆☆、“止于至善”的价值口取向口 “止于至善”也被口众多大学引为校训☆□☆□☆,如东南大学的校训就是“止于至善”□□□、厦门大学的校训口口是“自强不息☆□□☆☆,止于至善”□☆□□☆、哈尔口口滨工口程大学口口的口校训是“大工至真☆□□☆,大学至善”□□☆□、河南大学的校训口是“明德新民□□☆,止于至善”□☆☆□、河南师口范口大口学的校训是“厚德博学□☆□□□,止于至善”☆□□☆、华东理工大学口的口口口校口训是“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口口口至善”☆☆☆☆。儒家将“至善”作为追口求的终级口口口目标☆□☆□□,要求以“至善之教”为核心□☆☆,实现个口体由凡人口到圣人的理想追口求□□☆☆□,大学校训诊释☆□☆、传承□□☆□、吸收了这口种大学之道□□☆,反映出“止于至善”的价值取口口向☆☆□□。“止于至善”出自《口大学口口》☆□□□,《大学》原口为《礼口口记》中口的一篇☆□☆□□,传为孔子高口足曾子所作☆☆□,北宋程颐将原文章次做了改动☆□□,南宋朱熹又据二程所定☆□☆☆,作《大口学章口口句》☆□□。《大学》继承了孔孟的思想□□☆□□,提出了被中国历代奉为圭泉的教口育理念:“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口口口口至善☆□☆□☆。” 中国古代口伦理思口口想口对“善”非常重视□□□□,“中国文化口口价值系统的特点是强调真□☆□、善☆□☆□□、美统一☆□□,而以善口为口核心”□☆☆☆。“善”字□□☆,《说口文解字》云:“吉也☆☆☆□,从言羊☆□□☆□,此与义美口同口意□☆□□。”段玉裁释云:“羊□□□,祥也□□☆☆,故此二口字从羊□☆☆☆。”可见☆□☆,“善”由“羊”和“二言”组成☆☆□□□,义为“吉”和“美”☆☆□,解释口口口为人与口口人口口之口口口间互口口道羔羊的甘美□□☆□☆,也可以引申为人与人互相祝福的吉样话语☆□□☆□。可以说□☆□□,人生一切美口好的东西☆□☆□□,都可以用“善”来表达□☆□□。在中国口古典哲学口著作《周易》口中讲☆□□,“君子口以抑恶扬善”;老子说☆□□☆,“上善若水”□☆☆□☆,“天下皆知善口之口口为口口口善□□☆□,斯恶矣”;孟子说□☆☆□,“人之初☆□□□,性本善”□□☆☆。儒家认口口为口口口的“善”究竟口口是什么?孟子曰:“可欲口之口谓善□□☆。”朱熹口注释道:“天下之理☆☆☆□,其善者口必口口口口可口欲☆☆□□,其恶者口必可口口恶□☆☆□。其为人也□☆☆□☆,可欲口而不口可恶☆☆□☆☆,则可谓口口善人矣□□☆□□。”(《孟子·尽心章句下》)说明口善与恶是对立的□☆□☆☆。孔子曰:“君子口成人口之口美☆☆☆□,不成人口口之恶☆□□。”(《论语·颜渊口》口)又论音乐说:“《韶口》口口尽口美矣☆□□☆☆,又尽善也□☆□□☆。”还说:“《武》尽口美矣□☆☆☆,未尽善也☆□□☆□。”(《口论语·口八恰》)在这里☆☆□,孔子用“善”表示一口种趋势☆□□□,即万物从目前的状态向美好的状态过渡的趋势□☆□,这样的趋势口就是口善☆□□☆□。“至善”是高等口教育的最高口境界☆☆□□,要求做到“为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静;为人子☆☆☆,止于孝;为人父□☆☆□□,止于慈;与国人交□□☆□□,止于信”□☆☆□。(《礼口记·口大口口口口口学口口口口口》)意思口口是说□☆☆□□,在一家中☆□☆□□,作为父亲的善是“慈”□□☆☆,作为口子孙的口善口是“孝”;在一口个国口口家中□□□☆☆,作为君王的善是“仁”☆☆□□□,作为臣子的善口是“敬”□□☆□,人与人之间交往口的口善是“信”□☆□☆☆。“仁”□☆□、“敬”☆☆□、“孝”□☆☆、“慈”□□☆、“信”就是口口口儒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家口口口口口口认口为口的“至善”□☆☆☆。孟子认为□☆☆☆,“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也可以说□☆☆□,儒家的“至善”包括“亲”□□□、“义”□□□□☆、“别”☆□☆、“序”□□☆☆、“信”☆□□□☆。可见☆□☆☆□,“善”是一种向口口口口美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好状口口口口口态过渡的口口口口口趋口势□□□,而“至善”一方面是一口种完口口美的状态□□☆☆☆,另一方面是向完美过渡的一种趋势☆☆☆。在教育过口程口中□☆☆,口☆口口☆口口要以至善为最终目标☆☆□□□,使“人处口家庭中☆□☆☆,便可教慈☆☆☆、教孝□□☆。处国家及人群任何一口口机构中☆□□□,便可教仁□☆□□□、教敬□□□。人与口人相交口接☆☆□,便可教信☆□□□。故中国传统文化精口神☆□□,乃一切寄口托在人生实务上□☆☆□,一切寄托在人生实务之道德修养上□☆□☆,一切口寄托口在教育意义上”☆□□□,经过教口口化自觉的口口口口从“善”达到高层次口的“至善”☆□☆。“止于至善”是大口口学的第三条口纲领□□☆☆☆,汉郑玄《十三口口经注疏大学口》注“止☆☆□,犹自处也☆☆□☆。”朱熹云:“止者☆□☆,必至于是口而不迁口之口意;至善□☆☆□☆,则事物当然之极也☆☆□☆。言明明德☆□☆□、新民□□☆□,皆当止口口于至善☆☆□☆。”意思就口是在教育口中不断追口求“至善”□☆□□,达到“至善”为止的口一种理想境界☆☆□☆☆,是儒家伦理道德所推崇口的最高境界□☆□☆☆,要求人们要以“至善”作为口目口标追口求☆□□□,并把达到“至善”的价值目标作为人口生的出发点和归口宿点☆☆□□☆。大学的理念口就是不断修养内在的德性☆☆□☆,然后以明口德教口口化民众□□☆□☆,使之除旧布新□□□☆,通过这样口的内在修为和外在事功☆□☆□☆,最终达到“止于至善”的目标□☆□。 中国高等口口口口教育从古至口口今□☆☆□☆,都要求彰明完美口的德行□☆□☆☆,提高自身修养口的同时推己及人□□☆,教化民众☆□☆,达到“至善”的理想境口界□□☆。而大学校训正是传口承了大学之道☆☆□,反映了“止于至善”的伦口理思想□☆☆,体现了不同时代具有不同口内涵的“善”☆□□□。建国前☆☆□☆,大学口校训口口口反口映口的“善”□☆□□,主要是对德行的考量口口和品德的评价☆□☆☆□,调节□☆□□☆、规范☆□☆☆□、引导着人口性世界□☆☆□,不断地表现出最好的德性☆□□,时时向“至善”的方口口口向口口努力□□☆,不“止于”当前口的口德口口性口水平☆☆☆,在教育和社会活动中将大学之口道传递给他人□☆□□,充分发挥“明明德”☆☆☆□□、“亲民”的作用□☆☆□☆,使其所口口口代表的口价值取口向和伦口理精口神口传播于社会□□☆☆,达到“止于至善”的最口高境口界;新中国成口立后☆☆□,大学校训所体口现口的“善”□☆□☆,增加了更口为口广泛的口内容☆☆☆,不但要求具有高尚的道德□☆□☆,还要努力做到热爱社会主义□□☆☆、热爱党□☆☆☆、为人口民服务;随着市场经济的建立□☆□□,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要求大学“以人为本”☆☆□,培养德口口口才兼备☆☆□☆,全面发展口的人口才□☆□,大学口校训反映的“止于至善”的价值取向也具有了更为深人和全面的内涵☆□☆☆。 总之□□□,中国大学校训反映了以儒家思想口为文化底蕴的“德性文化”□☆□☆,以“德”为核心□□☆☆,由“厚德”经“贵和”最终实现“止于至善”☆☆□☆,“厚德”是中口口国口大口口口学口校口训口价值取口口向口口口口口的口起口点□☆□,“贵和”是中口口国大学校训对具体行为提出的价口值取向□□☆,“止于至善”是中国大学校口训对伦理口精神和大学口理想的永口恒口口追口求□□☆□。中国口大学口校训口从“厚德”经“贵和”达到“止于至善”□□☆□,实现中国口大口口口学对“德”追求的完整价值取向□□□☆□。因此☆☆□☆□,在市场经济和全球化的背景下☆□□□,在一个日新月异的全新时代□☆□,我们必须以全新的视角审视大学校训中诸如“厚德”□☆□☆□、“贵和”以及“至善”这样的口口口口传口口口口口统伦口口理思想□☆□□,并重新口定位和思考☆☆□□。我们要通过对大学校训的重新口认识□□☆□,使大学校训在继承的同时☆☆☆,能对中国口传统伦理思想进行现代的诊释□☆□,为中国传统伦理思想这一“老瓶”找到“新酒”□□☆☆,对中口国传统伦理口思想赋予新的内涵□☆☆☆□,结合时代☆□☆□,不断对中国古代传统文化进行“扬弃”与“超越”☆□☆□,凝练出具口口口口有口口大口口学口口精神☆☆□☆,体现大学组织文化和价值取向的大学校训☆□□□,使校训成为大学之魂□□☆□,引领大学完成社会与时代赋予大学和大学组织的神口圣使命□☆□□,建立世界一口流大学□☆☆。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浅析中国大学校训伦理思想探析的论文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